文史百科-中国历史

 文史百科-中国历史     |      2019-11-28

丨QWERTY键盘字母排序的由来

我们现在所用的键盘源于最初的打字机,在19世纪70年代就出现了。当时的键盘是按照ABCD26个字母顺序排序的,但由于当时制造水平的限制,按键按下后弹回速度较慢。所以当打字员的打字速度过快时,很频繁出现卡槽的情况,十分影响用户体验。

“打字之父”斯托夫·拉森·肖尔斯设计的QWERTY键盘,将最常用的英文字母放置在灵活度不高的小拇指和无名指的位置,而将不常用的字母防止在灵活的食指的位置,这样使得打字时速度降低,避免了按键卡壳的情况。

丨反向盘的设计

方向盘的设计不论是从其材质的手感,粗糙度来说,都满足了用户的舒适感与实用性。并且在方向盘上各按钮的位置也是按照人们使用方向盘的习惯而设计在不同的位置,方便人们在使用上最方便地的使用功能。并且各按键的位置也是根据使用频率有不同的体现。

所以到今天,如果你问我,键盘的字母排列为什么这么排,恐怕我只能给出这个看似有些荒诞的答案:为了不让100多年前打字机的击字连杆卡住

比如刹车用现实模型来描述,可以说是“用碟片实现轮胎的制动”;

而最早造电车的人原来是造马车的,所以铁轨宽度等于马车的宽度。

中间用户:核心用户更多的是中间用户,会占据全部用户的50%-80%。而产品的设计目标也是为了更多的满足中间用户。中间用户不会使用全部的功能,更多会使用一些常用的,基本的功能。但产品的目标仍需要设置向专家用户过渡的空间。

然而Dvorak键盘诞生的时候恰好二战,还没生产就夭折了。而且当时的人们似乎也并不乐意去记忆一种全新的键盘,并且它提高的速度也没有被普遍证实,因此在市场上没有获得足够多的用户和关注。

专家:自信,会提出更多的需求,甚至清楚同类型产品的各种提点,但专家用户往往是少数的。

1930年August Dvorak发明了一种自认更高效的Dvorak键盘,将9个最常用的字母放在键盘中列。这种设计使打字者手指不离键就能打至少3000多个字。

最近一直在学习关于交互设计方面的视频内容,今天也主要想总结下关于交互设计的一些基础概念的内容~

不仅如此,针对左右手使用习惯的不同,Dvorak有两种键盘布局,可以说非常人性化。

但用通俗的语言说,交互设计即是满足用户体验最佳体验,如何让产品易用,有效且产生愉悦感的一种工具。

图片 1

让新手用户更快地脱离新手阶段,向中间用户过渡。所以在产品的使用过程中就需要给予适时的引导,帮助用户过渡,尽快使用其基本功能;

也许今天你已经习惯了上面这些QWERTY排列的键盘,但你会不会觉得奇怪,为什么是现在的这个字母顺序呢?毕竟这个键盘在一开始上手的时候很难记住字母的位置啊有没有。换一种排列,比如按照字母表ABCDE的顺序难道不会更利于记忆,打起字来更快吗?

例如开车,就是满足出行的一种工具;

图片 2

丨三大模型

图片 3

发送邮件,就是发送信息,信息传输的一种工具;

一点没错。但问题在于,如果这个键盘的设计初衷正是为了降低打字速度呢?

而对中间用户而言,初级的引导就会显得多余。所以引导的设置并非在固定的位置,其展现的用户也是需要分层的。也需要给予中间用户向专家用户过渡的空间,深入适时的引导会更具针对性,毕竟这个时候的用户已经可以有自主选择的空间和资质,过渡的选择也更取决于自身,对于产品而言,留有空间会让中间用户有更多的信任感。

图片 4

以上~

图片 5

不论是键盘还是方向盘,都是解决了产品与用户关系的协调,最大化满足用户的使用习惯且保证其使用的舒适度。

图片 6最早的按ABCDE排列的打字机

而对于交互设计而言,笼统的概念来说,有三大模型和三大用户

①那些经常使用的字母键和符号键一般都处于边缘,分配给力量较弱的手指比如小拇指和无名指。

设计目标:

MALT键盘

播放器,就是满足音乐试听的一个工具。

于是,马屁股就这样决定了火箭推进器的尺寸。

那么跳出互联网来说,交互设计在很多常见的产品中都有体现。

图片 7

表现模型:即产品要具体表现出来的样子。表现模型是需要远离现实模型,无限接近用户心理模型。不需要让用户知道是如何实现的,只需要最终呈现给用户最想要的模型即可。

进入今天的正题之前,先来讲一个屁股决定脑袋的故事。

用户心理模型:又称为概念模型。即用户内心感性的一面,用户不在乎产品是怎么实现,用户只关心自己感受的模型。

图片 8

发送邮件可以描述为,通过互联网实现对信息的加密传输。

② 使用QWERTY,57%的时候你是在用左手打字,而一般人惯用手是右手。

新手:其特点是紧张,不自信,对产品陌生,没有使用基础。没有人愿意一直停留在新手阶段,都希望能尽快脱离新手阶段。

所以一开始上手QWERTY键盘感觉很难是很正常的,让你觉得困难正是他设计的初衷:

交互设计,又称互动设计,是定义、设计人造系统的行为的设计领域,它定义了两个或多个互动的个体之间交流的内容和结构,使之互相配合,共同达成某种目的。

图片 9图片 10图片 11

现实模型:产品都有其实现的技术,现实模型更多是基于技术方面,即产品是如何实现的。

于是在1870年,美国人肖尔斯把打字机的键盘重新设计,将常用的字母"etaoinsrhd"安排在不顺手的地方,减慢打字员的速度,这样击字连杆就不会卡住了。

什么是交互设计?在百度百科上有很正式的解释:

罗马战车的宽度,则是由牵引马的屁股决定的。

丨三大用户

而且左手和右手的单手键盘都有,真乃神器,可以一手打字,另一只手做其他事情了。比如吃饭。(想歪的自觉面壁去吧)

那难道就没有人尝试着去解决这个问题吗?当然有,比如下面这几位。。。

目前吉尼斯记录里世界上最快的英文打字速度就是在Dvorak键盘上创造的。看上去Dvorak键盘还挺合理的,能减少手指的运动量,提高工作效率。

等等,好像哪里不太对的感觉。可是今天都不用这种打字机了啊!!为啥还是选择这种低效的排布方式啊!!你是在逗我吗!!

图片 12

我们先来看一些你比较熟悉的键盘。

图片 13

图片 14就是他,查尔斯,警察叔叔就是他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四个字:路径依赖。

我们再来回顾一下英语最常用到的字母:etaoi nsrhd。在colemak布局里这几个字母都在最中间的位置,通过下面的热区图也可以看到,中间的按键是被最频繁使用的。用colemak布局打字手指几乎不需要移动。并且除了中间按键,其他按键和QWERTY布局相同,所以常用的一些快捷操作比如ctrl+c复制等还是可以使用。

而我们,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刚学完ABCDEFG的孩子们,艰难地去接受一门『新的语言』。也许他们原本是可以超越我们的,至少在这件事上,但此刻,却被我们画地为牢。

故事的真假姑且不论,在经济学上,一旦人们做了某种选择,就好比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惯性的力量会使这一选择不断自我强化,并让你轻易走不出去,我们一般称之为“路径依赖”。

看着很合理吧?却依然没有引起太多的讨论。

命苦的还有MALT键盘。它改变了字母排列,使方向键、后退键等按键更容易按到,使用的时候可以更多的用拇指。而且MALT键盘形状虽然奇怪但是非常符合人体工学设计,打字手腕不容易酸痛和损伤,人们一度非常看好它能代替QWERTY键盘。

Dvorak键盘

但是MALT键盘有一个问题,就是需要特殊的硬件才能安装到电脑上,成本非常高,所以结果还是然并卵。

话说以前人们在造火箭推进器的时候,想要知道尺寸应该造多大。由于要通过火车经过山洞,而山洞略大于铁轨,所以火箭助推器不能大过铁轨。

不仅如此,Malt还有更加酷炫狂拽叼炸天的单手键盘。

OK铺垫完毕,下面进入我们今天要聊的主角,键盘的设计。

但容易出现一个问题,就是如果键盘上邻近的字母之间的击打速度太快,那么打字机上的铅字连动杆很可能出现碰撞,从而导致机器出现卡死的问题,影响打字速度。

而设计铁路的人原来是做电车的,所以:

Colemak键盘

③ 而且你有没有发现有时候为了打一个字,要上上下下移动手指,因为中间黄金的区域都是些不常用的字母。

甚至还有人出了回归ABCDE排列的键盘,却依旧敌不过习惯的力量。

字母的排布,奇特的造型是经过仔细研究过的,专为单手使用设计优化,很多打字员使用Malt单手键盘可以达到每分钟85个字的录入速度。

这就是设计的力量。

这还得说回到键盘的前身——打字机,最初是使用ABCDE的顺序排列的。

所以说,出名要趁早啊。

图片 15

图片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