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百科-中国历史

 文史百科-中国历史     |      2019-12-26

4.

什么是自我期待?我尝试用非专业术语进行回答。教育界的大牛顾明远老先生曾与一土学校的孩子们有过一次有意思的课堂对话。老师鼓励孩子们向顾老问问题,并说两类问题可以问:轻松小问题、有趣的大问题。轻松小问题,则是“您多大了”、“您写过什么书”。有趣大问题,则是“您为什么做教师”。如果借鉴轻松小问题与有趣大问题的思维方式,就什么自我期待,从小处讲,可能就是我想明天的演讲赛获奖、我想通过健身增强自己的体质、我想下学期能过CET6,等等。而往大处说,自我期待,或许就如下,“我想成为一个灵魂有趣的人”、“我想成为优秀的教育工作者”、“我想用一辈子去过有意义的一生”,等等。

从术语上讲,自我期待,是心理学上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360百科的词条解释是:自我期望,是一种日渐具体的自我观念,对自我行为表现及未来发展方向所持有的知觉与期望,故自我期望可以说是个人自我观念的具体体现。

“农夫山泉有点甜”,这句大家口耳相传的广告语背后演绎着一位“非常女人”自我期待、自我成就的传奇故事。这个传奇女人就是——裘红莺。她,从一个普通的医生成长为叱咤商场的女企业家,屡次创造广告界的传奇;由一个医院办公室主任到成为拯救养生堂命运的人,在短短二十年间将养生堂打造成市场口碑最好、市场认同率最高的保健品公司。在一次人物专访中,当被问及为何会放弃社会公认的最稳妥的职业——医生进入广告圈时,她回答说:一成不变的生活让我有强烈的恐惧感,内心有一种召唤。

而当继续被问您认为女性的医生最重要的是什么时,她是这么回答的:最重要的阶段不一样,最重要的东西会不一样的。可能小的时候是父母的关爱,成长到一定的时候要有个好的家庭,是吧,有一个能够相爱的,两个人能够组合成一个家庭,这个是很重要。再往上走一点,可能孩子。当然事业是贯穿一生的。到年龄再大一点点的时候,我们可能会关注要健康。我们为什么要有这样一个事业?我们为什么要去做这么一个产业?最初其实就是为人类健康,我们的愿景就是为人类健康做出一点贡献。

裘红莺,对于自己的一生有着很多憧憬,她希望做点不一样的事情,希望自己能够为人类健康做出一点贡献。这,是她内心的渴望,也是她的自我期待。这份自我期待,不仅让她收获了事业的成功,更让她收获了内心的充盈。

自我期待,引发自我建设、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成长、自我成就。

探访大学冷专业:浙大哲学系今年毕业三名本科生

5.

在我们的教育中,无论是家庭教育,还是学校教育,孩子们对自己的期待,是最容易被我们、也常常被我们漠视、忽视、无视的。

我们大人们总是习惯凭借着自己的知识、经验,去帮助孩子面对所有的不确定,去帮助孩子进行各种选择。在这当中,还有很多大人把自己的期许、未完成的人生愿望绑架给孩子,让孩子为自己的人生负责。这种不自觉、无意识的“自私”行为,让我们孩子内心的真实渴望、自我期待无处安放,让我们的孩子最终成了不快乐的“成功者”。

所以,当我们以爱之名去对待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学生时,请记住:我们,只是孩子的引导者、陪伴者、支持者,所有的决定必须由孩子自己做,或是在理解与尊重孩子内心的前提下帮助孩子进行选择。

在浙江大学这一所热门大学,哲学系却是一个冷门:哲学系2011年只有3名本科生毕业。但在浙大哲学系主任董平教授看来,虽然只有三名本科生毕业但意义非凡,这是志愿哲学而非“被哲学”。目前浙江大学哲学系招生是人文学院大类招生,大学三年级开始人文学院学生可以自主选择专业,新闻、中文、历史,还是哲学。两年前,今年毕业的这三名哲学系学生选择了哲学。而在此之前,根据浙大哲学系主任董平教授回忆,哲学系每年本科招生总有30人左右,但绝大多数属于“被哲学”,没有填报哲学系但因为“服从分配”而被“分配”到哲学系,而且就是这样“拉郎配”也往往招不满。和工商管理、建筑设计等热门专业相比,哲学系在大学里相对冷门。为什么大学里的哲学教育会日渐边缘?在浙大哲学系董平教授看来,目前哲学系所遇到的尴尬不能说明是哲学本身不行,而是哲学教育有问题,没有把哲学的生命力发扬出来。董平以吉林大学哲学系孙正聿教授为例,“他上哲学课时候连走廊上都坐满学生”。“哲学是一种修养,是辨识能力的培养,用批判性思维去看待问题,”董平认为。而多年来的哲学教育,董平认为批判性越来越薄弱,“只告诉你唯物主义是正确的,唯心主义是错误的”。以足球打黑爆得大名的原浙江省体育局局长陈培德1962年考入北大哲学系,他笑称当时北大哲学系被称为“干面包系”:干巴巴,枯燥无味。在陈的印象里,北大哲学系的学习是从上课开始速记笔记一直到下课,考试基本是死记硬背,很少有自由讨论。北大如此,遑论浙大。陈培德认为这样自然逐步扼杀了哲学的批判性和辨识能力。“哲学其实很有趣,但大学教育却让哲学索然无味。”当然现在改变并非没有。“人之初,性本善还是性本恶?”现在董平上课时会找到历史上各个学者对此不同观点供学生讨论,而不是告诉学生一个结论。而董平上个学期开始开课“孔子与《论语》”,作为全校性的“通识核心课程”之一,改变过去脱离中国哲学原典而一味采取“通论”或“讲论”的教学方式,而以《论语》本身作为“教材”,通过教师讲解与学生互动讨论相结合的方式,对《论语》的文本进行精读详解,使学生切实地领会到孔子的精神世界、文化理想及其核心价值思想等方面的内涵。而学生也分成几个小组,“很多时候讨论非常激烈”。而且这样的课程通过互联网面向大众。“作为一个教师,当然希望更多的人能够认同自己的思想,肯定自己的教育工作,虽然大学课堂的内容没有经过通俗化处理,并不能被所有人理解,但只要能宣扬所学,让更多人对传统文化产生兴趣,就达到了服务社会的责任。”主讲“孔子与《论语》”的董平这样认为。而经过哲学教育培养的思辨、判断能力,董平认为无论是从政还是从商,这种素质都是非常宝贵的。所以他并不担心这个冷门专业的前景。陈培德北大哲学系毕业后一头扎入浙江金华到一所小学当老师,多年后成为浙江省体育局局长,在任内打响了足球反黑的第一枪。他觉得北大四年的哲学教育还是受益匪浅,“看问题的角度和方法会不一样”。而现在哲学系学生的就业,似乎比很多热门更有保障。“就业不是问题,无论是本科生,还是硕士生以及博士生,就业都非常好,就业率都保证在90%以上,甚至更高。”浙大哲学系主任董平说。浙大哲学系今年3位本科生毕业,1人保送本校哲学系攻读研究生,另2名被保送至其他高校哲学系研究生。小朱2002年就读浙大哲学系,毕业后在企业工作两年后又回本校攻读研究生,现在是浙大哲学系博士生。“毕业后去哪个学校当个哲学老师没有问题”,小朱这样规划自己的人生。董平透露,哲学系本科毕业生继续深造攻读研究生、博士生相当普遍,考取公务员比率也较高。小朱告诉记者,相对冷门的哲学,也使其研究生和博士生的录取率相对较高,浙大哲学系目前在校研究生和博士生各有30多人。而相对于大学哲学的冷门,社会哲学热却是另外一番风光,据陈培德了解,百家讲坛《论语》一炮走红的于丹现在开讲费是90分钟10万元。陈培德认为,于丹的《论语》等让国学一时间成为热门,背后其实是哲学特别是中国传统哲学的热门。浙大哲学系主任董平也曾经在央视《百家讲坛》开讲明代哲学家王阳明。“哲学的生命力可见一斑,大众对哲学其实很感兴趣”。陈培德认为百家讲坛式的哲学教育成功很大程度是教学方法的成功,同时也是对传统哲学教育方式的一种挑战。

2.

读文章时,我也在心里尝试着问自己:大学四年里我学到了什么?而哲学又教会了我什么

一时间,我思绪万千,却无法言之凿凿地、提纲挈领地说出个所以然。这,就是文章伊始,我提到“哲学”是两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字眼。那种感觉大概就是:四年的哲学专业学习,期间我徘徊过、迷茫过、痛苦过,最终满足地、无悔地、幸福地离开,找到并奔向了我喜欢、我希望一辈子倾心耕耘的事业——教育。

在对大学的迷茫、对人生的怅惘中,我开始反思自己,反思自己所接受的教育。大学,不该是这样的。那,大学应该是怎样的呢?慢慢地,大学,在我脑子里刻印下一个大大的符号——“?“后来,我毕业开始攻读高等教育学专业的硕士研究生。

那几年的学习,并没有完全解答我心中一直以来的困惑。教育的样子,大学的样子,就像一个伊人,时隐时现。毫不隐瞒,对教育本身的学习,有时让我感觉更加困惑、更加迷茫了。那复杂的心境,就如一土教育联合创始人李一诺在新浪2017中国教育盛典作的主题为《通过社会创新 化挑战为机遇》演讲中提出的:培养人是世界上最难的事情,越做会越谦卑。

那几年的学习,虽未能找到关于“教育”困惑的唯一正解,但我更加坚定自己的职业选择——教育工作者。不管如何,毕生所做的一切事,一定要与教育有关。这是,我对自己的期待。

3.

如果问,在当下,我们的孩子最缺什么?你们会怎么回答。在今天之前,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缺好的教育。而在今天,在往后,我会回答:缺自我期待。我这么说,并不是在自我否定,而是在进一步接近自己问题的核心。好的教育,我们的孩子们确实缺。但,自我期待,是目前我们教育最为“匮乏”的部分,也是我们展望未来教育必须关注与聚焦的。

有一天早晨,上初中的表弟与我一起吃着早餐。前一天从表弟爸妈那我得知,表弟这次考试成绩有了较大的提高,排名上也进步了不少。表弟爸妈都高兴得不行。因为自从表弟上初中以来,全家上上下下都对他的成绩时刻关注着。为了成绩,表弟被阿姨安排着每周末去各种补课,数学、英语、物理、化学。整个周末,自我消化、休息的时间很少。表弟算是那种比较敏感、比较懂事的孩子,言行上从未表达过对家人补课安排的不满。我也曾猜测过表弟内心应该对这样的“假周末”很不喜欢吧。后来经常看到他周末发的“累呀,脑壳痛”、“杯具”的空间状态,我也开始有点相信自己的想法。而那天,表弟,才上初一的表弟,突然跟我说,“姐姐,我很迷茫?”当时我一下子被怵到了。后来,在我的引导下,他告诉我他的不开心,还有压力,还有不知道为什么要学习,为什么总要考好成绩好排名,

那天与表弟的对话,我记不得最后是怎么结束的。只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发生过这样一幕:“迷茫”,两个字清清楚楚地从一个十三岁孩子嘴里跳出了,表面像是冷不丁的,实际上却是如火山积聚爆发。

缺乏自我期待人,或许不缺目标,但一定缺发自内心的快乐!因为,他的目标里,没有一个是遵从自己内心的。

1.

上班路上,因“哲学”两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字眼,我在微信上点开了一篇题为《北大哲学系教会了我什么?》文章。

文章的作者毕业于北大哲学系,现工作于新华社。在文中,作者认为希望孩子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个问题,可以转化为希望自己做一个什么样的人。并且给出了问题的答案:做个好人。什么是好人?北大哲学给了作者答案。作者认为有五个方面:首先,做一个“比较无私”的人;其次,做一个真实的人,不要有太重的分别心;再次,做一个乐观的人;最后,就是知恩图报。

除此之外,北大哲学还教会作者一个道理:爱是唯一离幸福最近的品质。几件事情:第一件事是在思想中不要对任何事物预先设限,尤其是所谓的规则与“潜规则”;第二件事是“放下”;第三件事是学会“最”;第四件事情是请相信:如果说改变世界有捷径的话,那就是改变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