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阅读-百家讲坛

 历史阅读-百家讲坛     |      2019-11-28

问题:金庸、梁羽生、古龙三位武侠小说巨匠的创造特点各是什么?

问:中国现代武侠作家你最喜欢哪位呢?他们的风格怎样?

回答:

图片 1

这三位是中国武侠小说界的泰斗,是真正的大家,而三人的写作又各有特点各不相同。

中国现代武侠作家,我最喜欢金庸。

集大成者金庸

图片 2

金庸的名气可能最大,经典作品也很多,他虽然不是武侠小说的开山鼻祖,但以成就来看,确实算的上业界的集大成者。

金庸的故事,他的思想,以及他所塑造的人物形象比起古龙、梁羽生更加的丰富多彩。金庸的一系列作品,总结下来更像一部编年史,一部故事接着另一部故事,不同小说的故事构架和人物都有关联性和延续性。

《天龙八部》萧峰,慕容等,背景是契丹与宋;《射雕英雄传》郭靖,杨康,黄蓉等,背景是南宋和蒙古;《神雕侠侣》杨过,小龙女,背景来到宋末。再往后,《倚天屠龙记》里,张无忌和赵敏等,又处于元末明初的乱世。

几乎每一部小说都有宏大的历史背景,非常大气,满满的正能量与爱国主义,宣扬了侠之大者,于国于民。

金庸先生,侠之大者!

新派武侠开创者梁羽生

图片 3

梁羽生书生气十足,主题思想明确又直白,讲究一个快意恩仇。正派侠客与邪恶妖人的对立写的明明白白,汉人与鞑努的矛盾直接了然于文,情节虐心,毫无掩饰。可谓文气十足,大义凌然。

最大的亮点在于他的传统,章回体的语调读起来宛如评书般过瘾,是学生党武侠入坑的首选。

他的《白发魔女传》,《萍踪侠影录》和《七剑下天山》是我最喜爱的武侠三部曲。

从十二岁开始接触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第一部看的是《射雕英雄传》,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曾经捧着书整晚不睡觉就为了想尽快知道下一个情节。

古龙的荒诞离奇,近乎神话

图片 4

古龙作品的最大特点,在于其荒诞性和故事的离奇性。人物稀奇古怪,不食人间烟火,武功神乎其神,仿佛天外来客。

粗看并不能领略到古老爷子作品的精髓,只有慢慢细品,才会发现,他所刻画的人物是那么的有血有肉还有骨。

《天涯明月刀》,《萧十一郎》和《陆小凤传奇》等,人物刻画多彩,避免了长厚而似伪,多智而近妖。更是表达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心声。

总的来说,金庸的武侠是传记,梁羽生的武侠是江湖,而古龙的武侠是人生。

回答:

三位大师三种武侠,可以说古金梁是完全不同的三种风格。我就胡说八道一下,大家随便看看图片 5

金庸所创作的小说中无处不体现了对历史意义及价值的探寻。他通过在小说中塑造武林门派之间、人与人之间、宗教与世俗之间、正教与邪教之间、国家民族之间以及朝代与朝代之间的恩恩怨怨,最终造就了不同个人、门派、国家、民族、教会、朝代的各种悲剧。从本质上来说,金庸正是企图通过在小说中抒发强烈的悲剧情怀,旨在达到解构负面价值、弘扬正面价值的效果。

金庸

金庸的作品更注重于时代背景,几乎所有作品都有种历史感,像神雕三部曲,天龙,后期鹿鼎记都是建立在现实历史中,同时也会有大量真实存在的历史人物。这种风格让人读起来更具有历史味道。

图片 6

可以很负责的说,金庸先生的作品,都是查阅了相当多的古籍来完成,很多历史真实事件穿插于小说中,给人一种似真非真的感觉,很有意思~

图片 7

金庸的小说还有一个特点就是非常具有传统文化,其中比如武功就大量参考了传统文化,比如我们非常熟悉的“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等等。虽然也有天马行空的相信,但是金庸的作品更多的是表现出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

图片 8

还有一点就是人物,金庸小说人物一般都是非常完美的正面角色,他们性格都很相似,具有强烈的爱国情怀,正直不阿,品性善良,而且绝大部分都是从草根开始,一步一步凭借努力和机缘,最终问鼎江湖。

图片 9

金庸的作品一般都是采用循序渐进的方式,情节慢慢推进。作品本身朴实无华,非常正统

在金庸创作的小说里,“情”与“理”深刻体现了生命本质与传统道德之间的永恒矛盾,具体来说就是爱情与道德规范的冲突。显然,金庸的作品没有过多的抑情绝欲的说教,更没有与传统

古龙

其实金庸一开始就奠定了新武侠的路数,早期古龙也是模仿金庸这种套路写的,但是金庸实在太有名,这样写,大家还是看金庸,古龙不过是个“赝品”于是古龙先生另辟蹊径,古龙式武侠的出现,完全颠覆了这种传统的套路图片 10

古龙的武侠不注重历史背景,更多的是用自己的感性来描写江湖的世间百态,少了一些大气,多了一些市侩。

图片 11

古龙的小说没有那么多民族情怀,国家兴亡,更多的是快意恩仇!江湖豪侠的寂寞和孤独感体现的特别突出。其中武功方面更是真正的天马行空,什么兵器谱啊,神兵什么的,基本上都是古龙先生玩出来的,很有意思的。

图片 12

相比金庸对传统文化和民族独立意识的表现,古龙更偏向于人物性格的刻画,他笔下的大侠形象都是出场即巅峰,武功招数也都是以“怪”为特色,没有拘泥于传统。而作品本身也不是“屌丝发家史”或者“英雄式拯救世界”而更像是侦探推理小说一般,具有神秘气息,他笔下的大侠也都是尝尽世间百态··

图片 13

古龙的作品一般都是有着出人意料的结局,讲的故事更加奇异,通常会令人回味悠长

道德文化相违背的滥情现象。他仅仅通过“情与“理”的描述,向世人展示了爱情中的悲剧意识,通过对人真实生命的适当描述和张扬,反映了对禁锢人们和社会发展的“理”的反抗。金庸的爱情悲剧意识是对现代爱情的讴歌。与大团圆的结局不同,金庸的小说更多的是直面邪恶的成功和侠客的失败。然而金庸的创作同时也吸收了中国传统悲剧意识的特征,即在描绘悲剧现实的同时,也赋予其一定的弥合功能。

梁羽生

梁羽生先生的作品有些介于二者之间的感觉,首先他的作品也是有中国历史的时代背景为架构,但是同时更加突出的是人物,通过用人物本身来强化历史气息。

图片 14

梁羽生笔下的武功更加传统,一板一眼,招式精美刻意求工无出其右。无论是《武当一剑》中的剑法,还是《龙虎斗京华》中的拳法都是相当中规中矩。而且他的武功非常有特色,正邪分明,正派武功都是象征着柔和,善良仁慈,邪派武功名字就非常霸道,同时也想意味着邪恶,歹毒,残暴等

图片 15

梁羽生的人物不像金庸那般高高在上,仿若完人,也不想古龙笔下的侠客那样遥不可及,虚幻一般。他的人物,更加真实,或者说更加像我们身边的人,更加贴近生活,他们有优点,优缺点,更真实。最典型的就是卓一航了。图片 16

图片 17

梁羽生的小说一般都是开篇吸引读者,中期和风细雨缓慢悠然,整篇读罢,荡气回肠


总结一下,梁羽生恪守典雅,中规中矩,更像正派高手的大家风采!金庸博采百家融会贯通,即慷慨大气,也诙谐幽默;古龙则大胆创新,不守成规,笑傲江湖,一代怪杰

回答:

梁羽生的书正邪分明,君子 小人,犹如画了脸谱上场的京剧演员,情节大多比较虐,他的书最传统,章回体说书式的语调也是一大亮点。大学以前的学生党大多喜欢。

金庸的书更像是编年史,由事件来堆砌十几年 几十年的故事,只不过这部编年史的皇帝是主角。非常大气,满满的正能量 民族主义 爱国主义 已及正义感。特别适合那些在读大学生,他们抱负远大,涉世未深,对于未来 国家建设抱有极大的热情。侠之大者 为国为民 。重剑无锋 大巧不工(类似于梁羽生的 以大胜小,以拙剩巧 以重胜轻),正能量云集。

古龙小说最为荒诞,故事离奇 武功更是近乎神话,人物也稀奇古怪,初看不觉得什么,慢慢的细品,古龙写的才是真正的人,有血有肉还有骨,尽可能避免了长厚而似伪,多智而近妖。毕业后的人大致更喜欢古龙吧,一句 人在江湖 身不由己 道出了多少人的心声。这一句大致别的作家的十句也抵不上吧

回答:

感谢邀请。

笔者个人也很喜欢武侠小说,这几个大神的武侠小说也看过不少,分享一下个人的拙见吧。

首先,古龙的小说,是没有历史背景的,完全是一个虚构出来的环境,所以相对来说,要写作,不需要考证太多东西。古龙的写法,笔者看法就是浪漫,太浪漫了,在书里面,主角基本都是一出现就天下无敌的水平,然后在遇到同样水平的敌人之后,主要描写的就是斗智不斗勇了,看起来很爽。文笔很浪漫,对于环境、场景的描写很有画面感,对于主角的塑造,充满浪漫主义思想,就是简单说又帅又能打又智慧又绝对正义,看了让人萌生向往。当然,真正在现实当中,其实没有什么可推敲性,不过总体还是写得很好的武侠小说。

梁羽生的武侠小说特点,就是相对严谨,与现实社会较为贴切,浪漫主义用笔很少。所以,梁羽生的小说,每一部都是有明确的历史背景的,所以写作要考虑到当时的真实社会环境,另外,对于人、江湖的刻画相对真实。每一个主角都是有血有肉的,优点缺点都是十分明显的,其中发生的“无可抗拒性”的悲剧,让人扼腕叹息。总的来说,看完会有唏嘘感,没有那么爽,不过能引起一定的思想波动。

金庸就不太容易说得清楚。因为金庸成名久名气大,后期自己有对自己的作品做过严谨的一些细节修改,重订;加上金庸的用笔风格有发生变化,所以不好说。总的来说,古龙跟梁羽生的用笔风格,在金庸的小说里面都能看到。早期来说,金庸的用笔风格与梁羽生有相似之处,后期开始,加入一定的浪漫主义用笔。到《笑傲江湖》《鹿鼎记》大成,像笑傲江湖,连历史背景都不要了,主要的刻画,从武功到个性到人性到江湖,都有较为深刻地描写,同时又带有一定的浪漫主义色彩,不会太过残酷。笔者个人,较为推崇金庸的作品。当然,古龙跟梁羽生的作品,也是非常不错的武侠小说,只是笔者个人感觉,略输金庸一筹。

回答:

金庸的喜欢用剑,古龙的用刀,梁羽生的刀剑都用这应该就能看出他们的性情了,一个柔情似水,一江湖剑客,一个厚德载物的侠者

图片 18回答:

谢邀! 三个造梦者,金庸汪洋恣肆情感细腻愈演愈烈,古龙新派浪漫斗智推演无拘无束,梁羽生历史长河绵绵不绝善恶分明,其中以金庸为大家,古梁次之。

回答:

梁羽生注重传统,故事情节有连贯性,就象写武侠世界的历史传奇一样,很有书卷气;古龙则完全相反的风格,奇幻、怪诞,不拘一格。金庸是集以上两种风格的大成者。语言清新典雅,情节荡气回肠。布局开阔,结构严谨。读之使人欲罢不能。

回答:

梁先生的文笔很好,很具书卷气,历史连贯性较强,金庸通俗易懂,古龙就是不拘一格,但是古龙剧不好拍

回答:

金庸先生的作品通俗易懂、生动感人;梁老先生的作品文气逼人、唯美厚实;古大虾是真把自己当成大侠啦!

金庸将其作品及其人物形象有机地融入到鲜明的历史背景之中,如《射雕英雄传》的时代背景为南宋初年,宋、金对峙,以及蒙古崛起的这一时段。《天龙八部》的历史背景为宋、辽、西夏以及大理等几个政权纵横交错的时代。《鹿鼎记》描写的则是清朝初年,满汉民族冲突的剧烈矛盾。同时,金庸先生在尊重历史史实的前提下,将许多历史上真实存在的历史人物纳入到其文学作品之中,如完颜洪烈、岳飞、大理段氏、朱元璋、康熙皇帝、顾炎武等等,这些历史上的真实人物与小说中的虚拟人物交相辉映,虚实相加,使小说更加真实生动,读者更容易接受整个故事,不会令人产生虚无缥缈的感觉。

金庸对作品时代背景的选择也是为小说内容和人物形象的塑造来服务的。纵观金庸的文学作品,几乎所有的历史背景都放在动乱年代,这是因为动乱时代更能体现出历史人物的英雄豪情,与庙堂之上懦弱陈腐的官员相比,侠客具有强烈的民族正义感。正如郭靖所言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以“为国为民”来作为侠客的最高追求,“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是他们最后的归宿,这是侠之精神境界的升华。金庸作品中的江湖英雄,其身虽不居庙堂,却是以天下为己任的真正英雄。

中国现代武侠作家,我最喜欢金庸。

金庸先生,侠之大者!

从十二岁开始接触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第一部看的是《射雕英雄传》,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曾经捧着书整晚不睡觉就为了想尽快知道下一个情节。

金庸所创作的小说中无处不体现了对历史意义及价值的探寻。他通过在小说中塑造武林门派之间、人与人之间、宗教与世俗之间、正教与邪教之间、国家民族之间以及朝代与朝代之间的恩恩怨怨,最终造就了不同个人、门派、国家、民族、教会、朝代的各种悲剧。从本质上来说,金庸正是企图通过在小说中抒发强烈的悲剧情怀,旨在达到解构负面价值、弘扬正面价值的效果。

在金庸创作的小说里,“情”与“理”深刻体现了生命本质与传统道德之间的永恒矛盾,具体来说就是爱情与道德规范的冲突。显然,金庸的作品没有过多的抑情绝欲的说教,更没有与传统

道德文化相违背的滥情现象。他仅仅通过“情与“理”的描述,向世人展示了爱情中的悲剧意识,通过对人真实生命的适当描述和张扬,反映了对禁锢人们和社会发展的“理”的反抗。金庸的爱情悲剧意识是对现代爱情的讴歌。与大团圆的结局不同,金庸的小说更多的是直面邪恶的成功和侠客的失败。然而金庸的创作同时也吸收了中国传统悲剧意识的特征,即在描绘悲剧现实的同时,也赋予其一定的弥合功能。

金庸将其作品及其人物形象有机地融入到鲜明的历史背景之中,如《射雕英雄传》的时代背景为南宋初年,宋、金对峙,以及蒙古崛起的这一时段。《天龙八部》的历史背景为宋、辽、西夏以及大理等几个政权纵横交错的时代。《鹿鼎记》描写的则是清朝初年,满汉民族冲突的剧烈矛盾。同时,金庸先生在尊重历史史实的前提下,将许多历史上真实存在的历史人物纳入到其文学作品之中,如完颜洪烈、岳飞、大理段氏、朱元璋、康熙皇帝、顾炎武等等,这些历史上的真实人物与小说中的虚拟人物交相辉映,虚实相加,使小说更加真实生动,读者更容易接受整个故事,不会令人产生虚无缥缈的感觉。

金庸对作品时代背景的选择也是为小说内容和人物形象的塑造来服务的。纵观金庸的文学作品,几乎所有的历史背景都放在动乱年代,这是因为动乱时代更能体现出历史人物的英雄豪情,与庙堂之上懦弱陈腐的官员相比,侠客具有强烈的民族正义感。正如郭靖所言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以“为国为民”来作为侠客的最高追求,“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是他们最后的归宿,这是侠之精神境界的升华。金庸作品中的江湖英雄,其身虽不居庙堂,却是以天下为己任的真正英雄。

中国现代武侠作家受大众喜欢的有金庸、梁羽生、古龙、温瑞安等。

金庸;混合型(个人英雄主义和团队合作精神兼而有之)

金老笔下的主人公一般都是混入江湖后慢慢学习和进步,到最后也成为一代大侠。金庸的小说里面的人物都各有千秋,围绕着时代背景将主人公的成长和成功娓娓述来,其手笔显得相当大气。

梁羽生;浪漫主义

故事开头即发挥很激烈的场面,然后就趋于平淡,有点底气不足。但他的爱情总写得太浪漫,开始爱得轰轰烈烈,后来就你死我活。

古龙;强烈的个人英雄主义

故事开头显得神秘,主人公功夫一般很高,不知出身。可以单枪匹马闯入危险之地,往往是无人可挡。在情节上引人入胜。

温瑞安;悲壮的团队合作精神。

诡异,但又十分悲壮,他的作品一般都是加入了朝廷与江湖的纠葛,理想与道义的矛盾。主角身边总有一帮侠士为伍。作品表现着一种团体的力量。

以作品内容而论,梁羽生、金庸的武侠小说注重历史环境表现,依附历史,从此生发开去,演述出一连串虚构的故事。但从摄用历史材料来看,两人又有明显差别:梁羽生是虚构人物和事件,置入背景中,以此来强化历史氛围;金庸则直接取来历史人物和事件敷衍成武侠小说,其历史人物、事件,金庸写来煞有介事,常能以假乱真。两者都对历史进行了再认识、再评价,从作品含有的历史厚度论,金庸比梁羽生更高一层,其写作技巧也高明得多。古龙的小说则根本抛开历史背景,不受任何拘束,而凭感性笔触,直探现实人生。古龙的小说不是注重于对历史的反思、回顾,而是着重在对现实人生的感受。现代人的情感、观念,使古龙武侠小说意境开阔、深沉。

就小说人物的主流倾向而言,梁羽生武侠小说中的人物道德色彩浓烈,正邪严格区分,人物的社会内涵丰富,但人物性格单一,有概念化、公式化的缺陷。金庸武侠小说人物性格复杂,具有一种反传统精神,小说人物亦正亦邪,危步于道德的悬索之上而能不失其坠,具有“一半是野兽,一半是天使”的复杂、矛盾性格,而人物思想性格的复杂、矛盾又是奠基在生活本身的复杂、矛盾之上,这样,人性的发掘就有了深刻而广泛的社会意义。古龙小说最注重的是人性的体验,他常用细腻的笔触去描写人物微妙而复杂的情感,常用生与死、幸福与痛苦这样尖锐对立的矛盾来表现人物的内心世界和高贵独立的人格,以此来揭示生命的意义和人生的真谛。在古龙小说中,多写变态人格,追求外化怪异人物性格的刻画,其作品主人公大多怪诞、神秘、孤僻、行事固执,自尊心强,又是性情中人,多情种子。这种情况可能与古龙的身世、心情、经历有关。

谈到小说情节,古龙武侠小说也和梁羽生、金庸小说有明显不同。三位大家都善于编织故事,他们的小说情节都十分曲折,构置巧妙,悬念层出不穷,伏线引出千里,环环相扣,此呼彼应。梁羽生武侠小说情节前工后拙,开篇十分吸引人,以后的情节则渐趋平淡,显得有点才气不足。金庸武侠小说恰恰相反,往往开局平平,随着情节的展开,人物纷纷涌现,情节盘根错节,主干巍峨,枝叶繁茂,宏大缜密的构思,诡异莫测的布局,奇迹联翩,回环波动,摄魂夺魄,回肠荡气。金庸的才思如同一炉火,小说情节犹如炉火上的一壶水,火越烧越旺,水越来越滚。古龙武侠小说的情节又不相同。他的小说从头至尾都跳动着最强的音符,情节奇中有奇,巧中含巧,偶然中有着必然,事事不可料,事事又得宜,计中套计,真中套假,假中存真,真真假假,变幻莫测。小说情节的发展根本无法预料,惊险频出,令人喘不过气来,而全书的缜密无隙又让人口服心服。古龙武侠小说的情节营构的确堪称一绝。

至于小说武功的描写,梁、金、古三大家也有各自的风格。梁羽生武侠小说中的“武功”,虚幻中写实性很强,一招一式,清清楚楚,细腻而又逼真,紧张激烈,夸节有致。梁羽生的“武功”也具备道德倾向性,有正派武功,也有邪派武功;正派武功力道柔和,象征着善良、仁慈,既利于攻敌防卫,又有益于修心养性,而邪派武功则非常霸道,歹毒残忍,意味着邪恶,如修罗阴煞功、雷神掌、毒掌等。正派武功循序渐进,发展缓慢,但根基扎实,邪派武功进展神速,却容易走火入魔,贻害终身。凡此种种,造成了梁羽生“武功”的既精彩又单调。比起梁羽生来,金庸的“武功”更令人神往。金庸将武功描写与中华民族的文学艺术和传统文化精神融合在一起,琴棋书画,九宫八卦,医道,用毒,皆可化为绝世神功,并将中国传统的儒、释、道精神作为“武功”的最高境界。金庸还着力描写人物练功的艰难历程和坚韧性格,并有声有色、恰如其分地描述出主人公因祸得福、置之而后生的必然寓于偶然之中的哲理意境,使金庸“武功”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金庸“武功”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诙谐有趣,在激烈的打斗中插入笑料,令人捧腹。古龙的“武功”风格与众不同,他是以“怪招”取胜的。他的“武功”重精神不重招式,如《边城刀声》中写叶飞的“飞刀”绝技,“天上地下从来也没有人知道他的“飞刀”在哪里,也没有人知道刀是怎么发出来的。刀未出手前,谁也想象不到它的速度和力量……刀一定在它应该在的地方!……天上地下,你绝对找不到任何人能代替它。若不能了解他那种伟大的精神,就绝不能发出那种足以惊天动地的刀!飞刀!飞刀还未在手,可是刀的精神已在!那并不是杀气,但却比杀气更令人胆怯。”

这里所写的“飞刀”,已不是一种纯粹的武功,而是一种高尚的人格,伟大的精神,即叶飞老师李寻欢那种“仁慈、博爱”的精神,它表明的是“正义必定战胜邪恶”!古龙的“武功”又强调“攻心为上”,举凡人物的性情、情绪、脾气、衣饰、环境,乃至肌肉的颤动、松紧等,都会对武功的发挥产生影响,而高手决战是不容有丝毫的错误的,“他们的心情,他们的神态,他们站着的姿势,都是绝对完美的。”在这种情境中,“武功”已不需套路,一招之间,生死立判。古龙的“武功”还表现出一种境界——禅的境界。它以彻心见性为宗旨,对敌手的体察靠的是忘我和物我合一的境界,因为只有忘我才能消除认识的局限性,才能迅速而准确地体察敌手武功的弱点。这种忘我境界是一种经过长期训练后达到的随心所欲的自如状态,在这种忘我状态中,战斗者已成为“无意识的人”,心中已不存在作为观察者的“我”,有的只是手中的武器和对面的敌人;在这种状态中,身剑合一,战斗者可以最大限度地发挥武功的威力,一击之下,毁灭敌手。正因为古龙“武功”有这些“怪招”,所以他“武功”的风格别具特色:无招无式,简短有力,重在精神,一击见效。

古龙小说在语言、技巧上,表现出与众不同的独家风格。梁羽生小说的语言文采飞扬,字里行间透出浓郁的书卷气,故事中又常常用诗词歌赋、民歌俗语点缀其间,以创造优美的意境、气氛,烘托人物的内心世界。他的小说技法以传统继承为主,多用章回小说的形式铺张故事,叙事中有着明显的说书人的口气,表现出民族风格和民族气派。金庸才如大海,浩瀚奔腾,文笔俊爽、潇洒、诙谐逗趣而又富于变化,他的小说既有诗情画意,柔绮委婉的情境,又如西方小说直探人生、命运的真谛。他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大胆地吸收西方小说的创作技巧,中西结合,使小说结构既精巧、繁复,又谨严、完整。古龙小说的语言句式短,叙事力避平铺直叙,行文多跳跃抖动,情节惊险蹊跷而又不违情悖理,辟境造意,刻意求新。如果说梁羽生是恪守典雅,不失武林大家风度的话,那么金庸就是博采百家,融合中西技法,既典雅古朴、慷慨多气,又诙谐幽默、妙语解颐,挥洒肆纵,多样统一地开创了一代武林新风,是“武坛”的绝顶人物!至于古龙,则是大胆恣肆,不守成规,逞才离藻,笑傲“江湖”,力求新颖变化而又意蕴深邃的武林怪杰。

温瑞安小说的文采通过人物名字已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笔者通过对温氏武侠的读者朋友们做的一些调查发现,几乎所有的读者都会对温氏作品中的人物名字留下深刻印象,认为其所赋予的人物姓名充溢着一种诗情画意,并且与人物性格十分相称。

结语:

纵观新派武侠小说各家,金庸以写史的笔法写武侠,大气磅礴;古龙以浪子的情怀写武侠,有着令人欲罢不能的感觉;梁羽生文笔了得,有着浓浓的民族风情,同样善用诗词曲赋。温瑞安有着深厚的诗词散文功力,对中国文化造诣颇深,因而塑造出的人物所拥有的姓名皆非凡品。

 

我最喜欢金庸先生,他是当代武侠小说作家、新闻学家、企业家、政治评论家、社会活动家,被誉为“香港四大才子”之一。

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着重突出“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的家国情怀;在尊重历史的背景下,塑造了的经典人物———主人公(侠义之士)。纵观金庸的文学作品,几乎所有的历史背景都放在动乱年代,这是因为动乱时代更能体现出历史人物的英雄豪情,与庙堂之上懦弱陈腐的官员相比,侠客具有强烈的民族正义感。如郭靖所言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以“为国为民”来作为侠客的最高追求,“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是他们最后的归宿,这是侠之精神境界的升华。金庸作品中的江湖英雄,其身虽不居庙堂,却是以天下为己任的真正英雄。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纵观金庸先生的所有作品,大多数人物形象均有很强的相似之处,如《射雕英雄传》中的郭靖,《书剑恩仇录》中的陈家洛,《神雕侠侣》中的杨过,《倚天屠龙记》中的张无忌,以及《天龙八部》中的萧峰等,虽然他们的性格有所差异,但他们均是武功高强,怀有一颗拳拳的报国之心。

金庸先生是一个成功的报业巨子,更是一个成功的武侠小说创作家。将其定义为一代通俗文学大师是恰如其分的。既然称做通俗文学大师,还是有必要通过他的小说进行一番文学雅俗观的论辨。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大大提高了传统武侠小说作品的思想、文化、艺术品位,包含着浓烈的文化气息、丰厚的历史知识和深刻的民族精神,他以其艺术实践,使近代武侠小说第一次进入了文学的宫殿,是一场静悄悄的文学革命。毕生坚守和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以如椽之笔,书家国情怀,赤子丹心,侠肝义胆,其文采风范永为世人景仰。

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共计十五部,可以书联描述:"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分别是《飞狐外传》(1960年)、《雪山飞狐》(1959年)、《连城诀》(1963年)、《天龙八部》(1963年)、《射雕英雄传》(1957年)、《白马啸西风》(1961年)、《鹿鼎记》(1969年)、《笑傲江湖》(1967年)、《书剑恩仇录》(1955年)、《神雕侠侣》(1959年)、《侠客行》(1965年)、《倚天屠龙记》(1961年)、《碧血剑》(1956年)《鸳鸯刀》(1961年)、《越女剑》(短篇小说)(1970年)。

中国现代的武侠作家,我知道的,比较喜欢金庸和古龙,他们的艺术成就应该并排上这个第一名。有多少人爱金庸,就会有多少人爱古龙。

金庸对于情情爱爱的描写,古龙对于兄弟义气,思想的意境描写,都堪称一绝。他们作品作品包扩《雪山飞狐》(1959年)

《连城诀》(1963年) (又名《素心剑》)

《天龙八部》(1963—1966年)

《射雕英雄传》(1957—1959年)

《白马啸西风》(1961年)--附在《雪山飞狐》之后的中篇小说

古龙作品:

苍穹神剑

月异星邪

湘妃剑

剑毒梅香

孤星传

失魂引(残金缺玉)

护花铃

彩环曲

金庸的大格局,书中所描写的文化,可以说是一部百科全书也不为过;古龙的书中所蕴含的哲理,也同样令人感到深刻。

他们两位前辈,并排第一,当然没有问题。另外还有武侠作家梁羽生的国学造诣很强,作为新拍武侠的奠基者来说,金庸也深受他的影响。

作品中文学成份很高,缺点是节奏慢,无冲击力,。知名的有《萍踪侠影录》《七剑下天山》《白发魔女传》《雪海玉弓缘》等。

金老先生。

看金先生的作品,不光人物性格鲜明,没那么复杂,大侠就是大侠,伪君子就是伪君子,坏人就是坏人。不过有一点不同和其他著作,就是好像坏人也不算太坏,总感觉都是为某个目的,或是被逼无赖,所谓的坏得有原因吧。所以他的作品老少皆宜,不会说哪个年邻段不能看,而且正面居多。

第二,有陈上起下,是个完整的故事,有完整的人物关系,不是空穴来风,顺便还可以了解当时的历史,民风,思想等,看过小说,基本大概的各个朝代都了解些,然后再看正史,比较有趣。

第三,有国家情怀,大侠情节,不是盲目写哪个武功厉害,哪个门派了不起,背景比较大气,不教人做坏事,这是写作者的良心。

可惜没有后续了,其实民国的故事感觉也很精彩,如果创作出来,好多神剧可能要膜拜了。

比较喜欢金庸的作品,开篇平淡无奇,波澜不惊,渐渐引人入胜,结局波浪壮阔

梁羽生、金庸的武侠小说注重历史环境表现,依附历史,从此生发开去,演述出一连串虚构的故事。但从摄用历史材料来看,两人又有明显差别:梁羽生是虚构人物和事件,置入背景中,以此来强化历史氛围;金庸则直接取来历史人物和事件敷衍成武侠小说,其历史人物、事件,金庸写来煞有介事,常能以假乱真。两者都对历史进行了再认识、再评价,从作品含有的历史厚度论,金庸比梁羽生更高一层,其写作技巧也高明得多。古龙的小说则根本抛开历史背景,不受任何拘束,而凭感性笔触,直探现实人生。古龙的小说不是注重于对历史的反思、回顾,而是着重在对现实人生的感受。现代人的情感、观念,使古龙武侠小说意境开阔、深沉。

就小说人物的主流倾向而言,梁羽生武侠小说中的人物道德色彩浓烈,正邪严格区分,人物的社会内涵丰富,但人物性格单一,有概念化、公式化的缺陷。金庸武侠小说人物性格复杂,具有一种反传统精神,小说人物亦正亦邪,危步于道德的悬索之上而能不失其坠,具有“一半是野兽,一半是天使”的复杂、矛盾性格,而人物思想性格的复杂、矛盾又是奠基在生活本身的复杂、矛盾之上,这样,人性的发掘就有了深刻而广泛的社会意义。古龙小说最注重的是人性的体验,他常用细腻的笔触去描写人物微妙而复杂的情感,常用生与死、幸福与痛苦这样尖锐对立的矛盾来表现人物的内心世界和高贵独立的人格,以此来揭示生命的意义和人生的真谛。在古龙小说中,多写变态人格,追求外化怪异人物性格的刻画,其作品主人公大多怪诞、神秘、孤僻、行事固执,自尊心强,又是性情中人,多情种子。这种情况可能与古龙的身世、心情、经历有关。

谈到小说情节,古龙武侠小说也和梁羽生、金庸小说有明显不同。三位大家都善于编织故事,他们的小说情节都十分曲折,构置巧妙,悬念层出不穷,伏线引出千里,环环相扣,此呼彼应。梁羽生武侠小说情节前工后拙,开篇十分吸引人,以后的情节则渐趋平淡,显得有点才气不足。金庸武侠小说恰恰相反,往往开局平平,随着情节的展开,人物纷纷涌现,情节盘根错节,主干巍峨,枝叶繁茂,宏大缜密的构思,诡异莫测的布局,奇迹联翩,回环波动,摄魂夺魄,回肠荡气。金庸的才思如同一炉火,小说情节犹如炉火上的一壶水,火越烧越旺,水越来越滚。古龙武侠小说的情节又不相同。他的小说从头至尾都跳动着最强的音符,情节奇中有奇,巧中含巧,偶然中有着必然,事事不可料,事事又得宜,计中套计,真中套假,假中存真,真真假假,变幻莫测。小说情节的发展根本无法预料,惊险频出,令人喘不过气来,而全书的缜密无隙又让人口服心服。古龙武侠小说的情节营构的确堪称一绝。

至于小说武功的描写,梁、金、古三大家也有各自的风格。梁羽生武侠小说中的“武功”,虚幻中写实性很强,一招一式,清清楚楚,细腻而又逼真,紧张激烈,夸节有致。梁羽生的“武功”也具备道德倾向性,有正派武功,也有邪派武功;正派武功力道柔和,象征着善良、仁慈,既利于攻敌防卫,又有益于修心养性,而邪派武功则非常霸道,歹毒残忍,意味着邪恶,如修罗阴煞功、雷神掌、毒掌等。正派武功循序渐进,发展缓慢,但根基扎实,邪派武功进展神速,却容易走火入魔,贻害终身。凡此种种,造成了梁羽生“武功”的既精彩又单调。比起梁羽生来,金庸的“武功”更令人神往。金庸将武功描写与中华民族的文学艺术和传统文化精神融合在一起,琴棋书画,九宫八卦,医道,用毒,皆可化为绝世神功,并将中国传统的儒、释、道精神作为“武功”

的最高境界。金庸还着力描写人物练功的艰难历程和坚韧性格,并有声有色、恰如其分地描述出主人公因祸得福、置之而后生的必然寓于偶然之中的哲理意境,使金庸“武功”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金庸“武功”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诙谐有趣,在激烈的打斗中插入笑料,令人捧腹。古龙的“武功”风格与众不同,他是以“怪招”取胜的。他的“武功”重精神不重招式,如《边城刀声》中写叶飞的“飞刀”绝技,“天上地下从来也没有人知道他的“飞刀”在哪里,也没有人知道刀是怎么发出来的。

刀未出手前,谁也想象不到它的速度和力量……刀一定在它应该在的地方!……天上地下,你绝对找不到任何人能代替它。若不能了解他那种伟大的精神,就绝不能发出那种足以惊天动地的刀!飞刀!飞刀还未在手,可是刀的精神已在!那并不是杀气,但却比杀气更令人胆怯。”

这里所写的“飞刀”,已不是一种纯粹的武功,而是一种高尚的人格,伟大的精神,即叶飞老师李寻欢那种“仁慈、博爱”的精神,它表明的是“正义必定战胜邪恶”!古龙的“武功”又强调“攻心为上”,举凡人物的性情、情绪、脾气、衣饰、环境,乃至肌肉的颤动、松紧等,都会对武功的发挥产生影响,而高手决战是不容有丝毫的错误的,“他们的心情,他们的神态,他们站着的姿势,都是绝对完美的。”在这种情境中,“武功”已不需套路,一招之间,生死立判。古龙的“武功”还表现出一种境界——禅的境界。它以彻心见性为宗旨,对敌手的体察靠的是忘我和物我合一的境界,因为只有忘我才能消除认识的局限性,才能迅速而准确地体察敌手武功的弱点。这种忘我境界是一种经过长期训练后达到的随心所欲的自如状态,在这种忘我状态中,战斗者已成为“无意识的人”,心中已不存在作为观察者的“我”,有的只是手中的武器和对面的敌人;在这种状态中,身剑合一,战斗者可以最大限度地发挥武功的威力,一击之下,毁灭敌手。正因为古龙“武功”有这些“怪招”,所以他“武功”的风格别具特色:无招无式,简短有力,重在精神,一击见效。

古龙小说在语言、技巧上,表现出与众不同的独家风格。梁羽生小说的语言文采飞扬,字里行间透出浓郁的书卷气,故事中又常常用诗词歌赋、民歌俗语点缀其间,以创造优美的意境、气氛,烘托人物的内心世界。他的小说技法以传统继承为主,多用章回小说的形式铺张故事,叙事中有着明显的说书人的口气,表现出民族风格和民族气派。金庸才如大海,浩瀚奔腾,文笔俊爽、潇洒、诙谐逗趣而又富于变化,他的小说既有诗情画意,柔绮委婉的情境,又如西方小说直探人生、命运的真谛。他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大胆地吸收西方小说的创作技巧,中西结合,使小说结构既精巧、繁复,又谨严、完整。古龙小说的语言句式短,叙事力避平铺直叙,行文多跳跃抖动,情节惊险蹊跷而又不违情悖理,辟境造意,刻意求新。如果说梁羽生是恪守典雅,不失武林大家风度的话,那么金庸就是博采百家,融合中西技法,既典雅古朴、慷慨多气,又诙谐幽默、妙语解颐,挥洒肆纵,多样统一地开创了一代武林新风,是“武坛”的绝顶人物!至于古龙,则是大胆恣肆,不守成规,逞才离藻,笑傲“江湖”,力求新颖变化而又意蕴深邃的武林怪杰。

简单来说金庸细腻深刻,金庸是武侠宗师,故事情节跌宕起伏,人物形象跃然纸上;

古龙快意真切,热血沸腾。古龙小说追求故事情节的诡异,抛弃了对武打动作的描写。

梁羽生是广义新派的开山祖,叙事采用章回,像说书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