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人物-三国战事

 风云人物-三国战事     |      2019-11-28

图片 1

-1-

2015年我高考,2015年我遇到了cv糖醋排骨,2015年我成为了糖心的一员。

01

“好的,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聆听,我们下期再见。”

多年以后,当顾小景坐在电台演播室里流畅地做完一期又一期节目的时候,她才真正意识到,那段特别的日子对她并不丰富多彩的少女时光来说意味着什么。

十七岁的顾小景,同大多数同龄的女孩子一样。经历了自认为最难熬的中考,进入高中,慢慢开始注意自己的外貌,会偷瞄隔壁班里长得好看成绩好体育也好的干净少年,对爱情升起隐约憧憬又只敢在心里做做梦,回过神来叹口气又把自己埋进做不完的习题册,日子在忙忙碌碌中过得飞快。

不知不觉又到了周三,下午放学,同桌木沐念叨着饿死了饿死了,催着顾小景去食堂抢饭。

“我突然觉得肚子好疼,不行了不行了,必须去趟WC。”顾小景捂着肚子,一副十万火急半分不能耽搁的样子。

“好吧,败给你了。想吃什么我给你带。”

“你最好了亲爱的,我要蓝莓面包。”这种时候,顾小景的撒娇功力无人能敌。

看着木沐和一群同学打打闹闹地出了教室,顾小景接了一杯水,回到座位上,强迫自己做了一道数学证明题。刚刚写完最后一个步骤,学校的广播响起。她看看手表,北京时间六点整,无比准时。她拿出写日记的小本子,一手托着腮,静静地听着广播,偶尔提笔写些什么,满脸是笑意。

高三的百日冲刺是乏味的,每日做不完的试卷,每日上不完的课。那时,我的同桌讲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有着不一样的社交圈。

02

“顾小景,我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儿,你想不想听?”木沐一回到教室,把面包丢给她,笑得有些不怀好意。

顾小景直觉不是好事,每次木沐这样对她笑,一定有稀奇古怪的想法。譬如上次让她帮她去给高三的师兄送情书,上上次要把远房表哥介绍给她。

于是顾小景很明智地选择拒绝,自顾自地撕面包包装纸。

“不行,你必须听。我问你,这个学期过了八周,你已经有七周的周三没有和我一起吃晚饭了,这一个小时你干嘛了?”木沐不达目的不罢休,掰过顾小景的脑袋审问,充分发挥她的一双大眼睛的作用。

顾小景看她恶作剧似的离她的脸越来越近,终于妥协,“好啦好啦,我告诉你,我在听广播。”

“嗯?这么简单?”木沐明显不相信。

顾小景点点头,一副我很诚恳的模样。

“每周三,广播……”木沐放下作恶的双手,兀自碎碎念,陷入沉思。

顾小景也不打搅她,开始边做英语试卷边消灭晚饭。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边人突然一拍脑袋恍然大悟,“噢,我知道了,是陆廷灿,顾小景你是不是……唔……”

顾小景一听到这个名字,暗叫要糟,反应敏捷地捂住了木沐的嘴,阻止了她大嗓门接下来要喊出的话。

有天同桌突然问我说,“要不要听广播剧?就是只有声音的短小电视剧。”一时冲动的我答应了她的推荐,然后花了3节课听完了《艳鬼》。

03

陆廷灿何许人也?

一中的风云人物,从小包揽各大奖项,是老师校长眼中为校争光的光荣榜样,智商高学习好也就算了,关键是长相绝对是男神级别,风度极佳,篮球打得好,多次代表学校参加比赛,还多才多艺,高一开学晚会一曲钢琴独奏,毫不费力地俘获一众迷妹芳心。

当然,传言有多少水分不得而知,但陆廷灿是一中的传奇,这随便找个人问问都知道。

巧的是,这个传奇,还有着天底下最迷人的嗓音。

这是顾小景亲口说的。

据顾小景叙述,她第一次听到陆廷灿的声音,是在正式开学的第一周。那时候,军训刚刚结束,一众被折磨了小半个月的男生女生聚在食堂里毫无形象地吃晚饭。正当她和一哥们抢着盘子里最后一块糖醋排骨时,广播台标志性的音乐前奏响起,随后一道温润的男声传遍校园:“大家好,我是今天的主播陆廷灿。”

后来顾小景回忆说,在那一刻,在人声喧哗的食堂里,那个人的声音就像从心底流出来似的,一下子蔓延到四肢百合,带着说不出的暖。毫无疑问,声音控的顾小景就这样被迷住了。

从那以后,每周的星期三成为顾小景最期待的日子,她宁愿放弃自己最爱的糖醋排骨,找各种理由不去食堂吃饭,只想一个人待在教室里,更清晰地听那个声音。他讲趣事,讲音乐,推荐作家作品,那四十分钟,真是比一节课短多了。

这样的日子多了,顾小景竟然恍惚生出一种被陪伴的感觉。她不敢想象,如果没有这温柔的声音相伴,自己的日子该有多么无聊多么失色。

“但是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喜欢,毕竟从来没有说过话,我甚至没有近距离看过他。”顾小景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故事。

听完顾小景的陈述,木沐的眼神有些复杂莫名,似乎想说什么,最后下定决心似的拍拍她的肩,郑重其事,“放心吧姐儿们,我会誓死保守秘密。”

顾小景还不放心,“如有泄露?”

“就让我追不到周羿清。”木沐知道顾小景不愿意让任何人知道,心一横,发下重誓。

那就是她去送情书的高三师兄了,就在陆廷灿的隔壁班,也是他的球友。

图片 2

《艳鬼》是我接触的第一个广播剧,也算我踏入二次元的一个标志。糖排配的桑陌,一个令人心疼的艳鬼。当我听到那句“你负了天下也不会负了她”的时候,震撼了,原来声音的力量这么强大。糖排的声音也从那时侯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中。

04

顾小景从来没有觉得哪一年的时间过得那么快。

陆廷灿的高三,她的高一。

高三的气氛紧张,每次月考都搞得非常正式,毕业班教学楼底层的总分和单科排行榜每月更替。木沐和她每个月底都去榜单面前晃,找那个熟悉的名字。顾小景看着那个人,总是盘踞前三,不知从何处升起一股子与有荣焉的感觉。

三次模拟考试即将开始,距离陆廷灿高考还剩100天。那个周三,是他最后一次当主播。

那天的顾小景,比以往更期待,也多了些惆怅。

她为之深深着迷的声音准时响起。最后一次。

“一首张磊的《远方》送给学长学姐,希望你们得偿所愿。

谢谢这位不知名的学妹,也祝你学习顺利。”

不知名的学妹。

在陪着自己度过无数个深夜的熟悉旋律里,她突然有点想哭。发短信给广播台点歌的时候,她想自己这大半年每个周三都点一首歌,把在这个学校自己熟识的不熟识的名字送了个遍,但从来没有胆量送给自己一首歌,让他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名叫顾小景的姑娘。

他很快会离开学校,离开这个地方,他的未来很远,不是顾小景可以追得上的。她一直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从不奢望。

说起来,她为他做过最勇敢的一件事,是送过他一次礼物。其实也算不上是礼物。

那是高一下学期开学不久,初春的天气,气候时常起伏变化,那几天班上不少同学都感冒了,顾小景听广播的时候,敏感地发现陆廷灿的声音微微沙哑,中间他还轻微地咳嗽了一声,不注意听根本发现不了。

她知道男生一般不会主动看病吃药,下了晚自习之后跑到校医室,装出喉咙不舒服的样子,让那个难缠的医生阿姨拿了些常规的感冒药,又等高三下了晚自习,偷偷摸摸跑到陆廷灿的教室,磕磕绊绊找到了他的位置。她借着手机微弱的光,第一次近距离打量少年的课桌,打开了忘记盖上的笔,翻开的习题册,随意放在一旁的篮球……

是了,不管多么聪明多么天才,终究是个少年。

那一包感冒药,放在他课桌里的杂志上面,不知道命运如何。

后来的好多年,顾小景想起当初鬼鬼祟祟像做贼一样的自己,就忍不住摇头好笑。明明是超级胆小的人,居然在只有走廊亮着微弱的惨绿灯光的教学楼待了那么久,做出自己生命里头十几年屈指可数的算得上冲动的事情。

-2-

05

高二开始,木沐留在理科班,顾小景转到了文科班。没有了物理生物这些完全玩不转的科目,她的成绩渐渐好起来,隐约也能感受到老师的重视。

每个周三,她依然习惯不去食堂吃饭,塞着MP3,一个人站在天台上,耳朵里清朗的男声,陪她度过一个又一个或晴朗或阴郁的黄昏。那是她的好时光。

起初,木沐偶尔会来找她。她总算守得云开见月明,追到高冷师兄周羿清,而他恰好和陆廷灿在同一所大学,于是,顾小景还能时常知道他的消息。后来一段日子,木沐总躲着她,也不再主动提起遥远北方的那些人。她是剔透的人,心下瞬间了然。她看过的那些照片里,神采飞扬的男子,婉约温柔的女子,正当好年龄,又如何会亏待了自己。

高三的时候,顾小景终于也成为时常在光荣榜上露脸的学霸,最后稳稳当当考上陆廷灿所在的学校。当她终于启程到达那座梦想中的城市,她已经知道,陆廷灿留学英国,归期未定。

图片 3

同桌后来给我普及了一些关于广播剧,关于cv,关于pia戏,甚至关于古风圈的一些知识,除了震撼,剩下的就是被吸引了。

后来自己在网上搜了一些关于cv糖醋排骨的介绍,下载了很多他的音频,包括广播剧、歌曲和一些YY录音。糖排的声音陪伴我度过了高三那段最难忘也最无聊的那段日子。

06

2017年,顾小景大学毕业,签了电台的工作。与此同时,木沐发来结婚请帖。

婚礼前夜,木沐拉着知己好友喝了半夜的酒,等到大家总算撑不住纷纷去自己的房间休息,顾小景才费力地拉着木沐回到卧室,两人躺在床上说些有的没的,木沐突然用肘碰她一下,“哎,你还记得陆廷灿么?”

顾小景有些恍惚,似是想不起来这么个人,半晌后方才笑笑,“陆廷灿啊,怎么可能忘记?”

“那你……还喜欢他吗?”

“嗯……”

顾小景沉吟片刻继续开口,“我对他,应该算是一个女孩子简单的好感。我所经过的一件件事情,都成为了我的故事的一部分。”

顾小景有些艰难地翻了个身,试图理清自己被酒精扰乱的思绪,口中话语断断续续,

“虽然后来再也没见过他,我心里有些难过,但是并不痛苦。其实又如何不明白,那不过是一个青春时期的女孩子纯粹的好感,因为美好才向往,甚至说不上喜欢。他成为我的方向和目标,我在追逐他的过程中,更加认清了自己,知道自己想走一条怎样的道路,这是我最大的收获。”

她没说的是,不过是那么短时间的好感,如果一直不再遇到,少年时光过得快,几年人事倥偬,也就很快不记得什么了。

木沐很久没有说话,顾小景以为她睡着了。虽是夏季,深夜还是有些凉。她正打算拉过被子然后关灯,木沐突然又出声,吓得她把被子都拿掉了。

“对了,你还记不记得我远房表哥?”

“大小姐,这都是哪年的事儿了?”顾小景哭笑不得,想着周羿清果然没说错,这姑娘,真是越醉越精神。

“唔……他最近刚从英国回来,那时候红娘没当成功一直是我的一大遗憾,反正你们男未婚女未嫁,你就见一见他嘛,好不好,这是我唯一的新婚愿望啦……”

顾小景:“……”

第二天婚礼现场,正式仪式开始之前,身为第一伴娘的顾小景正蹲在地上给准新娘整理婚纱,木沐突然戳戳她,小声提醒:“快起来,我远房表哥过来啦……”

话音刚落,木沐立刻甜甜地喊了一声:“表哥……”

顾小景整理好裙角,无所谓地起身,眼睛看到对面站着的男子,瞬间呆愣……

“远……远房表哥……”

“陆廷灿。”他自报家门,眼神清亮,微笑伸出手,腰礼貌地微微弯下来,好似一场无声的邀请。

今年是认识糖排第二年的结尾,第三年的开头,虽然时间远远不能和那些从他一开始入圈、配戏的那些老粉相比,但很开心,没有错过你。

07

“你是什么时候认识我的?”

“高三上学期。”

陆廷灿似是回忆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眼角眉梢都是笑意,“我从来没见过哪个小女生送情书送得那么理所当然,自然印象深刻。”

顾小景想起自己当年被木沐逼得紧,索性一鼓作气跑到高三(2)班,在走廊上抓住周羿清硬塞情书的场景,端起茶杯,掩饰自己略略的尴尬。那个时候,真是没脸没皮,这第一印象可真是糟糕。她暗叹一声,想着这样见到男神,还不如不见。

“不过,你说是不是很奇怪,我居然觉得很可爱。”陆廷灿看她一眼,嘴角弯起,带出一个小酒窝。

知道他在开玩笑缓解她的尴尬,顾小景还是没出息地红了脸。

就像当年听到他说第一句话一般。

(完)

-3-

两年的时间也发生了不少事情,其中包括了糖排的一段恋情。

糖排和白大哥都是医生,甚至是师兄弟。糖排曾经发微博说:“很喜欢师兄,不知道向他表白会不会吓到他。”过程我们不是很清楚,后来,他们俩在一起了,再后来,他们两个分手了。

知道他们分手是在一个中午,从学校食堂打饭回寝室的路上,接到室友的电话,说糖排分手了,要我快去看微博。

那么甜的两个人分手了?这世界怎么了?打开微博一看,糖排发了一条微博,微博的结尾有一个链接,点进去一看,链接失效,一片空白了(白大哥的微博名是一片空白)。真的分手了。

不知道他俩是因为什么而分手,但希望他们俩个彼此都好好的,在三次元都好好的。

-4-

糖排超级逗,唱歌虽然有时候跑跑调,但表哥表弟什么的不要太可爱了。

糖排声音很受,嘿嘿,为了展现他攻的气质,他经常把嗓子压着,说;“我今天有没有很攻啊?”有,今天你是大总攻。

我们粉丝们管糖排可爱的时候叫表弟,管糖排霸气的时候叫表哥。

糖排会不定时的更新他的电台,一段话一首歌,声音超级温柔,尤其在说“大家好,我是糖先森”这句话的时候,苏爆了。

-5-

上次糖排在荔枝直播的时候,我抢到了电话连线。兴奋之余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敢和偶像对话,让室友代替了我。知道这种行为不可取,但糖排接通电话那刻我真的怂了,整个身子都在发抖,声音都发不出来了,更何况聊天了。幸福的味道。

糖排现在属于空窗期,也快到而立之年了,糖糖要快点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啊。

糖糖,三次元和二次元你一直分的很清,糖心们也不会去触碰你的三次元,触碰你的私人空间。二次元的我们要好好的,一起一直一直走下去。三次元的你也要快快乐乐的。

糖糖,简单、平安、快乐就好。

糖糖,你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