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人物-三国战事

 风云人物-三国战事     |      2019-11-28

          如果可以,我想再飞翔一次

图片 1

烤箱发出“叮”的一声,叶蕾茵赶忙放下手中的活,几步来到烤箱前。她戴上高温手套,打开烤箱门,浓郁的香气顿时在空气中弥漫开来——这是一个生日蛋糕的胚子。本来烤蛋糕胚的工作是丈夫帮她完成的,但是下午丈夫有事出去了,她没了帮手,只能两头忙。

女子本弱,为母则强。柔弱的妹子,当了妈可能还会大呼一句“我滴天呐,想来我真的变了太多”。—小知老师

叶蕾茵回到案桌前,一旁的咖啡尚有余温,案桌的角落,手机里正放着她喜欢的音乐。桌子上还有另一个尚未完工的卡通生日蛋糕,上面帅气的蜘蛛侠的图案正画了一半。

回想小时候我妈干过一件特牛的事儿就是,用整整一晚上的时间给我赶着织出一条毛裤。那会儿小,就知道晚上闭眼前看她手里刚开始忙活,早晨起来妈妈就跟变戏法一样甩出一条,花色好看,大小正好的毛裤,上身别提多暖和了。

砰的一声,门被推开,一个小小的身影伴着奶声奶气的叫喊扑了过来:妈妈!

后来才知道,妈妈们都是神奇的魔法师,常常将不可能变为可能。

叶蕾茵一抬手腕,手表的指针指向2点15分。她一边计算着时间,一边赶紧迎上去,抱住宝贝。

跟添妈畅聊的那个下午,更加坚定了我的这个想法。她为自己的女儿添添,“变”出了第一个生日蛋糕,“变”出了第一个姜饼屋之后,顺理成章地把自己变成了烘焙师。

女儿雯雯仰起胖嘟嘟的小脸:妈妈,我要看电视!我要看动画片!

要知道,在此之前,添妈是个连菜都不会炒的女子呐。

动画片开起来了,喧闹的声音充满了整个厨房。雯雯骑着她的滑板车,咻咻咻地在地板上滑来滑去。

图片 2

音乐的声音被掩盖住,原先温馨舒适的下午茶气氛完全消失。但是叶蕾茵一边和女儿讲着闲话,一边继续用奶油和巧克力在蛋糕上作画,并不因此感到懊恼。

01天呐,我吃掉了整个冰淇淋

她知道,一周岁多点的儿子小叶子马上也要醒了,也要上来玩。

“你知道吗,我根本不爱吃甜食”,添妈对我说完这句话之后,露出了一个神秘的微笑。

32岁的叶蕾茵现在是两个孩子的妈。而10年前,她是中国美术学院服装设计系的学生。爱打扮,爱化妆,头发烫成大波浪,指甲上涂着各种奇怪的图案,而且身材小巧,爱穿什么穿什么。

“唉?”我起初有点错愕,这个戏路不太对,印象中女孩子大多都爱甜食,曾经一度觉得添妈应该是从甜食爱好者,过度到烘焙师的。(好吧,我这狭隘的猜测)

在专业上,她最喜欢手工制作。那年夏天,她设计并制作了一套服装,参加了服装展。

“是添添爱吃甜食,我肚子里怀着她的时候,大冬天忍不住就想吃冰淇淋,跑公司楼下买了一支咖啡味的,一口气就吃光了。把自己吓了一跳,我可是从来不吃甜食的!”说完我俩都咯咯咯的笑起来。

那是一套以天鹅湖为幻想主题的白色纱裙小礼服,袖子上的大蝴蝶结就像天鹅的翅膀,裙撑很厚,上面还有4层纱,全部是她手缝的。她一针一线,把自己飞翔的梦想缝制进自己的作品里。她本人也因为这件作品,作为80后服装设计师的代表登上了上海新民晚报,成为校内一时的风云人物。

添妈是陷入了孕期有趣的回忆中,而我是被她一瞬间天真如少女的搞怪表情逗笑了。

大学毕业后,她在上海做了一两年设计工作,专业得到了很大提升。然而,和很多在外地工作的独生女一样,到了婚嫁年龄,她还是在父母的劝说下乖乖回到了家乡,在一家与专业无关的国企工作。

都说怀孕时口味的变化,就是肚子里宝宝的喜好,果不其然,添添就是个馋甜食的娃儿。当了妈妈,对孩子的饮食安全就格外上心,添妈能不加思索地说出自家孩子的过敏源。

随后结婚生子。生了女儿之后,叶蕾茵的体重增加了不少,女儿断奶后正想减肥,又迎来第二个麟儿,减肥的计划只能暂时搁置。

添添一周岁的生日蛋糕实在不放心交给他人,连厨房都没进过的添妈居然鼓足勇气,尝试自己动手做蛋糕。

如今,女儿快四周岁了,叽叽喳喳挺爱说。儿子刚会走路,经常要牵着外婆的手在家里到处走。两个孩子都同样地爱黏人。做为妈妈,叶蕾茵早已习惯素面朝天,头发经常扎成马尾,手指甲也不做花样了,与当年既时髦又光鲜的设计师模样大相径庭。

“第一次做的时候,心里没底。买烤箱,买模具,然后从网上各种对比配方,捣鼓了好久,做了一个蛋糕。这是我送给添添的一周岁生日礼物。”添妈一脸幸福地说着,“因为孩子我爱上了烘焙。”

然而,从她制作的卡通蛋糕上,还能看出她科班出身的细致画工,以及色彩搭配的艺术感。

图片 3

她是在13年开始接触蛋糕制作的。那几年,自制烘焙突然红遍网络。人们发现,相比起做菜,烘焙这件事几乎没什么门槛:不管你以前有没有下过厨房,只要有一个烤箱,按照网络上流传的配方,多试几次,都能做出可口香甜的蛋糕和饼干。而且,自己做的糕点不放添加剂,材料也可以更健康安全,这就让很多女人满足了自己的主妇梦。

图片 4

叶蕾茵也加入了这股热潮,一做就迷上了。她购买了几本流行的烘焙书,对照着做,并逐渐发现:由于烤箱型号、材料品牌的不同,除了基础的蛋糕和饼干之外,很多复杂的糕点的制作,即使是严格按照书中的配方也会屡屡出错。

激萌到不忍心吃掉的小熊蛋糕

她前前后后地翻着那几本书,哪里有出入就仔细地在书上做记号。书都翻烂了,终于掌握了一套自己的独特配方。有一次,她偶尔在微信上晒了一张自己做的漂亮的樱花蛋糕的图,被闺蜜转发并大加赞赏,有人看到了,就提出要买她做的蛋糕。

02妈妈,你是做什么的

就这样,叶蕾茵开始了私房蛋糕的定制。刚开始做的时候,由于经验还不是很足,而且丈夫也插不上手,每一个蛋糕都要花很多时间去做。有一次,她稍微多接了一点单子,竟然不知不觉忙了个通宵。

生完添添,添妈一门心思铺在育儿上,但作为新时代的独立女性,放弃原本的工作,转身投入家庭后,内心的马儿怎愿停歇,而烘焙正是另一片草原。

那时候,她还和丈夫一起住在离椒江码头不远的自己家。那天清晨,当码头的第一班轮渡开船,悠长有力的汽笛声传入她的耳朵时,她才发现天已经亮了。她说,那一刻给她的感觉非常难忘:一是惊讶于时间怎么会过得那么快;二是感受到了久违的创作后的兴奋和轻松。耳边的这一声汽笛,打破了黎明的寂静,就像她的创作激情,冲破了平庸的生活表面,迎接新的航程。

直到有一次添添问:“妈妈,别人的妈妈都出去上班,我的妈妈是做什么的呢?”

原来,一直以来,她都是那么渴望回到创作的天地,回到手工制作的满足感和成就感里去。

这让身为主妇的添妈,第一次面对孩子的提问无从回答,索性把自己筹划很久的烘焙工作室成立起来。“我想让孩子吃得更安全,也不想因为带孩子而和社会脱离,我想把自己的兴趣爱好做成事业,给女儿做个独立的榜样!”

因此,当2015年,韩国著名的裱花老师来到台州开班时,她马上报名去学裱花技术。巧的是,和她一样,这名老师当初也是学服装设计的。老师把艺术设计的理念和蛋糕裱花技术相结合,开创了独特的裱花艺术。并凭借这一点,荣膺韩国裱花协会会长一职。

那一刻,我觉得添妈身上散发着一种可人的光芒。

叶蕾茵的进步速度让老师吃惊。如今,她已成为老师最得意的学生之一。她的作品照片,经常被老师作为范本,拿到世界各地给初学者仿效。

添妈说:“小鬼头们还有攀比心呢,去年圣诞节我给她做了一个姜饼屋,带到幼儿园和小朋友们一起吃,别人都夸她的妈妈好厉害,添添可骄傲了,听完我心里也是美滋滋的。”

当天下午3点半,蜘蛛侠的卡通蛋糕已经做好,叶蕾茵小心地将它放在冰箱里——曾有一次,她失手坠毁了整个蛋糕成品,懊悔的感觉让她记忆犹新。而下午的第二个生日蛋糕,也已经用奶油抹面完毕,就剩裱花了。

此时我注意到工作室里那台主力军——大烤箱,有别于家庭烤箱的容量,显得特别有气势。添妈对我说:“我不是专业出身,起初自己研究甜品的时候,捣鼓坏了几个小烤箱,然后买个新的,再一个一个试方子。喏~搬了工作室,配个大烤箱方便。”

经过一番闹腾,一双儿女已经被外婆带下楼。时间不早了,客人约好在5点半到6点之间来拿蛋糕,她必须加快速度了。

原来每一个烤箱,都是一枚军功章啊!

裱花针在她左手的食指和拇指之间灵巧地转动着,右手握着裱花袋一边挤一边做造型。很快,一朵紫色的玫瑰花就成型了。她取过剪刀,将玫瑰花从裱花针上取下来,放在前面的盘子里。

图片 5

一个小时之后,盘子里已经有了十多朵玫瑰,是不同深浅的紫色、粉红色和黄色的。其实只要掌握了手法,制作花型倒不难,难的还是色彩的调配:既要用天然色素配伍出好看和谐的颜色,又要确保调出的口味能被人接受。

蔓越莓饼干刚从大烤箱中新鲜出炉~

再经过半小时的加工和点缀,蛋糕就做好了。玫瑰、菊花和其它不知名的小花及花苞热热闹闹地围成一圈,颜色鲜艳,造型喜人。叶蕾茵左看右看,觉得挺满意,取过相机从不同角度给它拍了好些照片。又从冰箱里取出之前做的卡通蛋糕,也拍了不少照。

图片 6

与绘画以及其它艺术设计不同,蛋糕的造型艺术是一种易逝的美。从做好到被吃掉,一个蛋糕的美不会超过一天,甚至只有半天。而在这一天、半天的时间里,能欣赏到它的美的,只有制作者和享用者。往往,在它的诞生过程中,只有制作者陪伴。而当它被完成,并被放进盒子之后,它就只能安静地等待盒盖被掀开的一刹那,等待人们惊喜地叫喊、评论、拍照,然后,把它吃掉。

03无添加,是妈妈的良心

每个蛋糕都是带着传递温暖和美好的任务而来的。叶蕾茵因此格外怜惜这些蛋糕,每次做好,都会拍很久的照片。所幸有照片,有网络,可以把这种易逝的美以另外一种形式留下来,并传播出去。而这时候,在一旁帮忙的丈夫就会催她:快点,客人就要来拿了,赶紧装盒。

这世上,唯有父母的爱是不求回报的单向输出。单单这一份无添加的纯粹,就足够窝心。

丈夫跟她不同,他购买食材,准备材料,烘蛋糕胚,存粹是为了帮她的忙。一开始对于她做私房蛋糕这件事,丈夫是不以为然的,总觉得她是图一时新鲜。直到有一天回家,看到她做好的一个卡通蛋糕,他才发现,自己的妻子的确有这方面的天分和优势。后来妻子怀了第二胎,人和案桌之间隔了这么大一个肚子,还在每天坚持做蛋糕。他实在看不过去了,就开始主动帮忙。而现在,他几乎全盘接手了蛋糕制作的前期准备工作,只把卡通图案制作和裱花的工序留给叶蕾茵来完成。

“谁家孩子不宝贝啊,来找我买甜点的很多都是家长。我家孩子吃的什么,给别人家的孩子就吃什么。”大概是出于妈妈的天职,添妈在接单时总会问清楚是否是给孩子吃的,年龄多大,有没有过敏源,有时还会提出根据自己的经验,提出一些选购建议。

下午5点40分,一个客人来小区楼下取蛋糕。叶蕾茵把蛋糕提下去,跟客人聊了一会。叶蕾茵的很多客人,都是微信上的朋友,或者是朋友的朋友。叶蕾茵自己性格开朗,好交朋友,她的很多客人也很有意思。有的自己在家里学着做蛋糕,经常向她请教做法。她也很大方,兴致勃勃地指点并传授方法。还有的客人来取蛋糕的时候,经常会带点家里的水果或者零食给她。比如她有一个湖北籍的客人,和她差不多年龄,也是一个妈妈,每次从湖北老家回来,都会在拿蛋糕时顺便带一盒周黑鸭给她。两个人交接个蛋糕,可以在小区楼下天南地北聊好久。

添妈是个热心肠,“有时候觉得自己这样好多事啊,人家买个东西我还要问一大堆,可我就是管不住自己这点。”每次妈妈心在作祟时,添妈总要哈哈笑着奚落自己一番,我倒是觉得这样的良心出品很可爱呐。

等到6点钟,第二个客人取走了另一个蛋糕之后,丈夫也带着新鲜的鸡蛋回家了。明天还有别的客人订蛋糕,晚上要先把材料准备起来。

大概正是这样一颗出自妈妈的良心,使她坚定地只选用进口动物奶油,不掺加植物奶油;选用成分天然的色素,不做颜色过分鲜艳的蛋糕;手作曲奇花费心思去调配糖油比例,尽量让大家健康地享受。

有了丈夫的帮忙,叶蕾茵就能更安心地做她的蛋糕创意了。但是她现在也面临了不少难题:夫妻俩都有自己的工作,接的单子越来越多之后,饶是有丈夫帮忙,还是感觉人手不足。而且,随着儿子的长大,需要他们陪伴的时间增多,他们两个平时只能在中午的休息时间,或者是晚上孩子睡下后做蛋糕,人会觉得很疲劳。

聊起这样一番无添加的爱,我也静静想起了自己的妈妈,在这个寒风渐起的季节,心生暖意。

另外,做蛋糕的空间也显得不够:生了儿子之后,他们住在了孩子外婆家。一家六口人的厨房本来就有不少厨具,再加上这些蛋糕器具和材料,想要另外置办些东西,就有点放不下了。

图片 7

家庭、工作、儿女,这些都是甜蜜的负累。叶蕾茵明显感觉到,相比10年前吃力地缝制小天鹅礼裙的设计师,婚后两个孩子的妈妈想要实现自己的梦想,要难得多。

但是,就算翅膀上有负重,只要有足够大的力量,还是能起飞。叶蕾茵接下来的计划,是要在孩子大一点,自己有空之后去参加烘焙师的正规培训。然后一步一步,提高自己的技艺,取得国家烘焙师的资格。

是的,只要有梦想,只要有力量去飞,就算慢一点,就算有困难也没关系。因为,飞翔本身,就可以是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