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人物-三国战事

 风云人物-三国战事     |      2019-12-04

        秦汉时期,阴阳五行、神仙方术之说盛行,成为社会普遍接受的信仰。汉武帝自幼受神巫文化的熏陶,对鬼神的存在深信不疑。汉武帝继位后,一直相信鬼神,并且一生一直玩着寻仙弄神的把戏。尽管每每受骗上当,给后人留下许多可笑而又可悲的荒唐故事,但他仍深信不悔。

不知道李少翁如何做的法术,不过后来汉武帝让李少翁帮助他拜见神仙,少翁使尽各种办法,总是看不到神仙,后来为了固宠,他把自己事先写好的帛书放到牛肚子里,然后跑去跟武帝说牛肚子里有个什么样什么样的帛书,是上天赐予的。武帝派人杀牛,结果肚子里真有帛书,不过拿过来一看,武帝认出了是少翁的笔记,于是就诛杀了文成将军。

        当然,我也能理解王立群教授的苦衷,在央视的《百家讲坛》上读汉武帝,只能读汉武帝的击匈奴扩张中华版图,凌四夷张扬大汉天威,驭群臣尽显尔虞我诈,只要把那个时代读成中华最鼎盛的时期之一,读成一个真正的大中华时代,读得让现在的热血青年都无限神往就行了。这或许才符合《百家讲坛》“坛坛都是好酒”的节目制作理念。于是乎,在王教授的笔下,无论是汉武帝成为太子的诸多波折,还是汉景帝为太子即位铺平道路的手腕,或是汉武帝时代诸多风云人物的故事,在这本书里只剩下了权谋,只剩下了尔虞我诈。须知,这里的权谋并不是谋略,因为谋略还让人想到机智,想到才华,还有点人味,还显得可爱,而权谋更多的则是委琐卑劣,奸诈无耻。《史记》中那些鲜活的历史人物,不是成为尔虞我诈的小人,就是成为不懂权谋的傻冒。这样一来,我们看到的便只是武帝群臣之间的勾心斗角。那个让人遥想无数的大汉王朝,那些无数让人感喟的历史故事,充满了太多的人心叵测,让人一想起来脊背就阵阵发凉。

汉武帝何等英明,还是受了文成五利的蛊惑,实在是成仙心切,而文五利的阴影也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后来对方士没有那么信任了。

        如果说连年征战还打出了大汉的天威,让后人能油然而生强烈的民族自豪感,这一点还可以饶恕的话,那么,汉武帝的其它个人不良喜好就绝对是不可饶恕的罪过了。汉武帝是一个好色的天子。他体格健壮,因而食色不厌,后宫招纳的美人非常多,最多时竟达七八千人。汉武帝曾自言:“可以三日不食,不能一夕无妇人。”他一时一刻不能没有妇人做伴,出门时让宫人同辇而行,就连他到马厩看马也是从妃如云。为了满足自己奢侈腐化的生活,汉武帝大兴土木,修建了无数的宫室楼台。他在长安城内建起了建章宫、明光宫、柏梁台,在长安周围还建有长杨宫、五柞宫等六宫。为了便于巡游,汉武帝还在全国各地建造了许多行宫。值得一提的是武帝征发大量农民修建了上林苑。专为皇家游猎的上林苑,把终南山和原来皇家林苑之间的全部土地都划进去。上林苑建成后,周长400余里,周围有围墙环绕,苑中山林巧布,草木葱茏,湖泊清澈,麋鹿成群,70多座离宫错落有致。苑中有21观、10池,名果异卉种类繁多,南方的龙眼、槟榔、橄榄等等,也都移植于苑中。

汉武帝雄才大略,不过由于总想成仙,所以也跟始皇帝一样受过很多方士的欺骗,其中最著名的要数“文成五利”。

                                                                       ——兼谈《王立群读<史记>之汉武帝》

熟悉汉武帝的人都知道,汉武帝刘彻的一生,功劳无可比拟,很多举措都得到了后世的称赞,但是过错也很大,如果是一个不了解汉武帝的人听起来,恐怕会恨得牙痒。那么,在汉武帝本人看来,他最大的过错,或者说一生的耻辱,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当然,王教授还是聪明的,他并没有搬出那条著名的三七开理论,说汉武帝功劳占七成,错误只占三成。如果那样的话,我就会反问王教授一句:一个外科医生拿手术刀做手术救活了七个人,可他又拿手术刀杀死了三个人,请问,对这个外科医生的功劳怎么用三七开理论评价呢?

齐国人李少翁吹嘘自己可以看到鬼神,当时正好武帝宠幸的李夫人去世了。武帝听说少翁有这个能耐就把他招进宫中。李少翁焚香做法,嘴里念念有词,不一会儿,武帝竟然真的在帷幄后面看到李夫人的影像了,武帝对此大为赞赏少翁的法术。于是就把李少翁 封为文成将军。

         毛泽东在《沁园春·雪》中豪迈地写道:“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将汉武帝和秦始皇放在了一起评价,也道出了这位当代伟人对汉武帝的看法。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对汉武帝有句经典的评价:诛赏严明,晚而改过,顾托得人,此其所以有亡秦之失而免亡秦之祸乎。可见,不仅是今人,就连古人也将汉武帝和秦始皇联系在一起,这就说明秦皇汉武有共同的特点:有开疆拓土之功,有荒暴奢靡之过。可惜,在王立群教授的《王立群读<史记>之汉武帝》一书中,我们只能读出前者,对后者只是在36节的评价中蜻蜓点水地一笔带过。

但是武帝求仙之心非但没有减弱,反而越发的迫切了,后来有个叫栾大的人自称是跟李少翁同门师兄弟,也是法术高超,自称"黄金可成,河决可塞,不死之药可得,仙人可致",武帝信以为真,封他为五利将军,又拜为天士将军,地士将军,大通将军,天道将军。使佩戴四将军印。后又封为乐通侯,并把卫长公主嫁给他。真是烜赫一时,长安的大小官员甚至王公贵族都争相跟他交往,他在自己家的院子里著了个高台,每天晚上去做法,自称总是可以见到神仙,但是武帝本人还是没有看到,后来五利将军跑到海边去回来后跟武帝说又看到了好多神仙,不过武帝很聪明,当然也是受骗太多,派人暗中跟着栾大,发现根本什么也没看到,纯属虚构情节,于是把栾大被腰斩了。

       更可笑的是,那个文采斐然,千古称绝的司马相如已不复存在,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司马相如成了一个一心为财负心薄幸的无赖小人,“相如琴挑,文君私奔”的浪漫爱情故事也变成了司马相如“劫色劫财”的千年一骗局。不可否认,人性是复杂的,可是读史如果只读出权谋,只读出人性的无赖和阴暗,那读史者就多少有些问题了。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汉武帝虽然让李少翁欺骗了一次,成为天下人的笑柄,但他对神仙方术的迷恋却并没有因此而停止。过了不久,又有一个叫栾大的方士求见汉武帝。这位吹得更是海阔天空:“我从前在海里来往,碰到过仙人安期生,拜他为师,学到一些法术。我可以用法术点石成金、堵塞黄河、炼出长生不老之药。”对这样的鬼话,汉武帝竟然也相信了。他马上封栾大为五利将军、天士将军、地士将军和大通将军,京城中的侯王将相见汉武帝如此厚待栾大,也纷纷备下厚礼奉赠。但栾大似乎不稀罕这些官衔,于是汉武帝又加封其为乐通侯,并把公主下嫁给了他。可是过了一年多,栾大既没能堵塞河口,也没有能够炼出黄金,汉武帝这才明白自己又受骗了,于是只好诛杀栾大了事。这次武帝赔本可赔大了,连自己的亲身女儿都成了寡妇。

        还有一点,我无法理解,王教授为什么不读一下汉武帝的经济政策呢?难道真如他在《后记》中所说的那样?“武帝朝还有些人物非常重要,但是,不得不舍,如桑弘羊。他是汉武帝一朝经济政策的主要制定者,但《史记》无传”,“我既是‘读《史记》’,为名正言顺计,只有忍痛割爱”。我看未必。汉武帝执政时期,穷奢极欲,大肆征伐,花费巨大,多次出现国库空虚的财政危机,用什么样的经济政策度过难关,可是关系到武帝一朝危急存亡的大事,更是读汉武帝的必读大事。据我揣测,是王教授不好意思说汉武帝的不好吧!因为只要说到汉武帝的经济政策,就不能不说到武帝的应急措施——卖爵、卖官与(拿钱)赎罪。这虽然暂时解决了财政困难,但富人买到爵位、官位后得到了相应的特权,再利用这种特权去加倍搜刮钱财勒索民众,只能使百姓生活得更困苦。从此意义上说,这不过是一种饮鸩止渴的政策。在王教授的心目中,汉武帝是如此的圣明,如果把这种政策也读出来,那就太有损于圣明天子的光辉形象了,还是不讲的好。

        先是齐地有个叫李少翁的方士,本是一个少白头,可他却对武帝说自己已有二百多岁。他要了武帝已死去的宠妃李夫人的衣服,在一间很清静的屋子里,用今天投影的原理,在帷幕上投出了李夫人的幻影。汉武帝尽管没有能与李夫人言谈,但是毕竟在恍惚中看到了他朝思暮想的李夫人。汉武帝认为李少翁果然有法术,遂拜李少翁为文成将军。汉武帝表示想要见见神仙,尽管让人把宫殿的房顶、柱子、墙壁都画上五彩的云头、仙车,被服也绣上了神物这类东西,可是等了一年多,根本见不到神仙的踪影。李少翁又用牛肚子里的奇书来骗武帝。剥开牛肚子,果然在里面发现了一张帛书,上面写着一些让人无法看懂的隐语,但汉武帝细细一端详,发现是李少翁的笔迹。这才明白是李少翁从中做了手脚,于是杀掉了李少翁。

        汉武帝还好大喜功。他以为自己的“至德”足以超过历代帝王,“天命”行将开始新一轮周期。于是,他要封禅泰山,祭告上天,得以“再受命”。从元封元年至征和四年(前110~前89),武帝共举行了六次封禅泰山活动。每次封禅,开支都十分巨大,花费的钱财难以计算。为了表示汉王朝的博大胸怀,公元前121年,匈奴浑邪王来投降的时候,汉武帝下令边郡调集二万车辆前往迎接,因朝廷一时不可能有这么多的马匹,无法凑足,气得汉武帝要杀掉长安县令。武帝还是一个旅行爱好者,曾多次巡游全国,游历名山大川,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次数之多,范围之广,超过了秦始皇,见诸历史记载的就有二十多次。每次巡游,汉武帝都要将各国使臣全部带上,随行的官员、军队多则十余万骑,沿途百姓供应粮蔬果品,修整道路、宫馆,郡国官员都要负责接送,负担沉重。遇到大都会或人口稠密的地方,还要大摆场面,滥施赏赐,挥霍无度。每到一处,都要让宾客参观各地仓库中储存的物品,以示汉朝之强。这些都给各地百姓造成了严重的灾难。

         前些年在朋友的推荐下,我读了王立群教授的《王立群读<史记>之汉武帝》一书。王教授真不愧是上过《百家讲坛》的大腕,读汉武帝像读一部传奇小说,故事悬念迭出,情节波澜起伏,我边读边啧啧称赞,王教授不仅是一位历史专家,更是一位讲故事写小说的高手。但是,读完全书一整理思绪,就不由得发出了一个疑问:王教授把汉武帝读得如此完美,这是真实的汉武帝吗?

       尤其让我失望的是,此书以汉武帝为题,对汉武帝的评价却只说好不说坏。汉武帝的伟大,除了文治上因推行儒术而确立了古代中国的统治思想,便是他对四夷尤其是对匈奴的征伐。这一点,恰也使他饱受诟病。武帝开疆拓土,伟则伟矣,可是对当时百姓却造成了无穷苦难。连年的战争,除了府库的空虚,粮食的不足,便是士卒的大量伤亡。武帝一朝,将汉初六七十年的积蓄几乎耗尽,天下百姓为之劳苦不堪。对大宛的征服,发数万人劳师远征,也不过是“汉军取其善马数十匹,中马以下牡牝三千余匹”。对匈奴连年用兵,仅士卒亡者不下二十万,如果算上民夫百姓的话恐怕就更多了。

         汉武帝的这些活动,可惜王教授都不屑去读。然而这些活动的消极影响却是非常可怕的。它不仅消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增加了人民的负担,而且上行下效,使整个统治集团日趋腐化,加上连年征战使人民承受着沉重的兵役和赋税负担,从而引起社会矛盾的激化,汉王朝上下已经怨声载道,危机四伏,阶级矛盾日益加深,终于导致了天下大乱。公元前99年,农民起义此起彼伏,遍及大江南北、黄河上下,汉武帝急忙调集军队,经过血腥镇压,终于暂时遏制住了农民起义的浪潮。国家和社会眼看将要陷入一场巨大的动乱和灾难之中。如果不是武帝晚年能猛然醒悟,下轮台诏书坚决悔过,汉王朝的灭亡命运恐怕就无法避免了。

         对权谋的过分欣赏,以致有无权谋成了他褒贬人物的不二法宝,比如他对窦婴的评论:“窦婴很聪明,只是他不通权谋,不会来事;而与其说他不忠诚,不如说是贵公子的优越感太强。”可见权谋是王教授的最爱,一个人不管才略如何,如果没有权谋,也便只能落得个“不会来事”的评价。这种评论,无非是对八面玲珑之人的欣赏罢了。对那种历史上的正直之士,便自作聪明地以为他们是没事找事。这一点主要表现在对汲黯的评价上。汲黯不阿谀,不奉承,冒死批评汉武帝,也不过换来王教授的如此评价:“这一次汲黯的确有些过分。官场之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何况是对当今圣上?他‘言传’了还不够,还那么露骨,什么‘骨子里要法家,面子上要儒术’。汲黯不懂批评艺术,或者也不是不懂,而是唯恐绕着弯子别人听不明白,有点存心的意思。”照王教授的观点说来,唐朝的魏征就更是不识相的愚木脑袋了,明朝的方孝孺则简直是一个不可理喻的大傻冒。殊不知,正是这些刚直之士的铮铮铁骨,才使中华民族历经劫难而能奋然前行,始终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其实,我说了汉武帝的这么多不好,并不是想否定武帝的伟大。汉武帝不管有多少缺陷,依然是中国历史上不可多得的一代雄主。我只是不理解王教授对汉武帝的那种读法,一味地沉溺于权谋,一味地为尊者讳,只抓一点,不及其余,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读史法啊!他老人家学识渊博,肯定明白这一点:与汉武帝雄才大略相伴相生的,是他的刚愎自用;与汉武一朝强大鼎盛如影随行的,是其奢侈腐化的日益滋长,整个社会到处潜伏着衰亡的因素,越到汉武帝晚年,这种危机表现得就越是突出。这才是真实的汉武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