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人物-三国战事

 风云人物-三国战事     |      2019-12-03

2004年,改革开放的风云人物、均瑶集团董事长王均瑶逝世,年仅38岁。

一位风险投资人在探讨如何甄选创业公司时,提出了三个主要因素:一看商业模式的成长空间,二看创业团队的执行能力,三看创业者的健康素养。他认为,之所以要关注创业者的健康,是因为创业是个相对艰辛的历程,不仅需要精力旺盛的体魄,还要有头脑敏捷的心智以及坚强的意志和良好的心态,这些都依赖于身心健康。

2011年1月,美国社交网站Diaspora22岁的联合创始人Ilya Zhitomirshiy选择了自杀;

2016年6月23日,前阿里巴巴数据技术及产品部(DT)总监欧吉良在打羽毛球时猝死,年仅34岁;

2008年,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生瑜突发心脏病去世,年仅39岁;

“老胡”的众创工场创办于2015年4月,分为众空间和创空间。其中,众空间为创客提供基础智能硬件开发设备、场地和技术咨询服务;对创空间的项目提供资金对接、营销、海外推广等服务。扶持创客是“老胡”的初衷。“在国内,没有很好的机制保障,不少创客面临很大的生存压力。众创空间主要瞄准草根创客,不仅帮助创客孵化创意,更助力创客向创业转化。”

下面一段摘自《我该拿什么拯救你?时刻面临崩溃压力的创业者》

创业本身就是一件风险极大,压力极大的事情。

创业不会因为先烈的死去而停止,也不会因为前仆后继的后来者而容易。如果你还一如既往的自我感觉良好,不重视自己的能力适合和状态调整,那么悲剧依然会发生。我无意冒犯任何人,但是当一件事情用生命的代价去带来思考的时候,我想那一定是可悲的!猝死换来的创业是什么鬼?是用生命证明给世人的恶俗表现;是用生命证明自己的哀嚎;是用生命换取的给创业者的思考!

明天和意外,我们永远不知道哪一个先来。工作固然重要,却不是生活的全部,又一个创业者的倒下无不提醒着奋战在互联网一线的从业者,健康的身体才是人生最大的财富。

后记:

2014年2月,比特币交易平台First Meta的28岁CEO Autumn Radtke 自杀身亡,原因未知;

2014年我曾经花费了大概半年的时间融资,每天基本要见4个投资人,我经常和朋友分享,那个时期我不是在城际上就是在地铁里或者电梯上。我曾经见过把腿登在桌子上的投资人,对你毫无尊重可言;我也见过非常傲娇的投资人,牛哄哄的挖苦你一顿,然后说不投;也曾经因为上一个投资人牛逼没有吹完,耽误时间,对下一个投资人迟到,被人家认为你人品有问题的情况,凡凡总总。我好朋友说,我可做不到,这种丢人的事情不适合我,我笑而不语。谁又愿意被人糟践呢?谁又没有尊严呢?但是为了理想也好,为了情怀也罢,最终能让兄弟们吃上饭才是关键。脸面、尊严,在那一时刻不是很重要。陈欧曾经因为为了公司的发展,到各种圈子刷脸,我又为什么不能呢?

2016年6月29日,天涯社区副主编金波,因疾病突发在北京不幸去世,年仅34岁;

2013年1月的时候,硅谷电商网站Ecomom47岁的创始人Jody Sherman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这背后的辛酸,又有谁能说得清楚呢?

因祸得福的故事:

新近关于“众创工场”的消息很少,据有限的公开资料统计,“众创工场”成立的当年,累计入驻了14个项目。

2、创业是重新定义各种商的过程。也许你曾经做到某家公司的高管,也许你曾经每年赚的数百万的薪水,也许你曾经高人一等,也许你曾经为自己的智商洋洋自得,亦也许你曾经前后簇拥,好不自在;但是这一切都是源于你曾经背后的那些资源,而不是你自己,至少多数人是这样,那么在你创业的时候,你就要为这一切补缴学费。你曾经引以为豪的聪明将被用户的习惯挑战;你曾经津津乐道的高情商也将面临投资人的扒皮。所以如果你还是带着这些光环去创业,而不是去深度的剖析自己的内心和抗压能力,那么注定你的创业过程会异常艰苦。在我看来,创业成功的可能性和脸皮厚度、心理抗压能力成正比和自我预期和盲目乐观成反比。

2007年,绿野木业公司董事长许伟林,因心肌梗塞抢救无效逝世,年仅42岁;

修正才得以生存的反思:

2015年12月13日,腾讯技术研发中心语音引擎组副组长李俊明在陪怀孕的妻子散步时猝死;

2013年,御泥坊前董事长吴立君突发脑疾去世,年仅36岁;

图片 1

在刚刚过去的十一长假,我尝试放空自己,陪着家人简简单单的体会生活的简单。当看到小侄子,天真无邪的笑容的时候,才知道什么是生活的美好。该努力的时候努力,该休息的时候休息,失败了又怎么样?

2006年,上海中发电气集团董事长南民,因患急性脑血栓抢救无效去世,年仅37岁...

过去3年,“老胡”的创业历程也必然曲折,他卖房换钱做孵化器的背后,也必有一番辛酸故事。正如讣告发出后,他相识4~5年老友的一句感慨:“希望天堂里没有人间痛苦,老胡你这两年过得太艰难。”

2016年10月5日,春雨创始人CEO张锐凌晨突发心肌梗塞,抢救无效去世;

2013年,御泥坊前董事长吴立君突发脑疾去世,年仅36岁;

2016年6月23日,前阿里巴巴数据技术及产品部(DT)总监欧吉良在打羽毛球时猝死,年仅34岁;

众创空间模式兴起于2014~2015年,但一两年后便迎来一波倒闭潮。据2016年一份北京创客空间白皮书统计,全国众创空间实现盈利阶段的总数仅5.3%,其余创意阶段为18.6%,实验室阶段为13.7%,小规模推广阶段为49.6%。

我在2015年合伙创业后,半年的时间头发白了一倍,我自己独立创业的时候都没有这样,因为在我看来合伙和独立创业本质是一样的;一度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研究几百个案例,而出现厌食、头痛等状况,甚至同事都不相信,在他们看来我这样一个把工作和生活放在一起的创业者是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的。

2013年1月的时候,硅谷电商网站Ecomom47岁的创始人Jody Sherman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2014年2月,比特币交易平台First Meta的28岁CEO Autumn Radtke自杀身亡,原因未知;

胡志强人称“老胡”,一生从事过插画师、工业设计师、产品开发经理,从ODM、OEM到自主品牌,从早期创客设计开发培训到硬件加速器均有涉猎。2015年4月,“老胡”创办硬件孵化器众创工场,坚守3年。

这几天朋友圈到处充斥着张锐先生去世的消息,有人惋惜、有人叹息,今天早上在朋友圈看到栗浩洋发的文章里有个创业者去世的名单,我把它摘录过来以示警醒。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好事者,也从来不愿意拿别人的新闻来成就自己,但是在这个寒冷的冬天失去了一个创业伙伴,我还是鼓起勇气抒发一下自己的想法,尽管我和张总素不相识。

然而,相关调查显示,许多创业者已陷入了事业与健康难以两全的境地:每天工作超过12个小时、几乎没有节假日、长时间使用电脑甚至经常熬夜加班,还有各种各样的会议和商务应酬。

作者介绍:孙邻家,易美佳人联合创始人,【易美佳人美容云服务平台】,邻家铺子创始人,蒙奇奇特邀合伙人,80后连续创业者

根据其公司的员工透露,老胡这几年的身体状况的确不好。因患鼻癌,17年中旬复发,在深圳进行了手术。术后经过两次化疗,但因身体原因,效果不理想。病情复发后“老胡”提出辞职,后回四川老家静养,于昨日上午离世。“家中有妻儿,儿子刚上幼儿园。”

4、对于草根创业者,融资永远都是冬天。在春雨的媒体公告中也提到张锐因为融资的事情焦虑、失眠等。其实作为创业者,这个过程是非常正常的,也是难免的,既然选择与狼共舞就得有面对风雪的勇气。当然,我深刻理解他的心情,我作为一个80后连续创业者,也经历了类似的过程。

根据SexyVC消息,众创工场创始人胡志强已于2月24日离世。其朋友圈发出一条讣告:“朋友们谢谢你们对我哥哥的关心和帮助,哥哥志强以(已)离开,感谢你们的支持和帮助,谢谢。”从字面意义看,该讣告应出自其弟之手。

2007年,绿野木业公司董事长许伟林,因心肌梗塞抢救无效逝世,年仅42岁;

又一创业者的倒下使得我们不得不开始反思。自从2016年10月,春雨医生的创始人倒在病魔下,留下一个市值50亿公司。一下子所有的人都在谈到健康的问题,都开始关注创业者的状态,尤其是他们的健康。SexyVC整理了一下国内外互联网以及一些其他行业创业者的状况:

3、乐观,是创业过程最奢侈的救命稻草。也许你会问,不是资金才是最重要的吗?资金固然重要,也确实非常重要,但是比起一个乐观的心态,它就和中国足球一样不值一提。融资是创业过程中一个必要条件,但是比起融资如何通过资金创造一家有价值的公司,这个创造的过程才是关键。一般来说,如果项目靠谱、团队靠谱,获得小额投资还是有机会的,但是把价值放大的过程却做到的不多。

图片 2

2006年,上海中发电气集团董事长南民,因患急性脑血栓抢救无效去世,年仅37岁

2008年,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生瑜突发心脏病去世,年仅39岁;

我想正是因为这样一段平常而又艰难的过程,让我有了和很多人不一样的特质,尤其是面对困难的时候。在我创业最艰难的时候我只有26块钱,我没有和我的合伙人说,也没有和我老婆说,自己一个人在马路上默默的走,后来靠朋友接济挺过了几个月。

2016年10月5日,春雨创始人CEO张锐凌晨突发心肌梗塞,抢救无效去世;

2015年12月13日,腾讯技术研发中心语音引擎组副组长李俊明在陪怀孕的妻子散步时猝死;

1、创业是小众人的事情。对智商、情商、心理要求、健康情况都有极强的要求,并不是表面光鲜的面对媒体和发布融资消息;你创业的动机是什么?是因为你到了一个衣食无忧,可以去证明自己的时期?还是因为你受不了体制的管制而希望获得自由?无论什么原因,你可曾评估过你自己创业的本钱?你的创业本钱不是你拥有多少资金,也不是你有几套房产,更不是你曾经和谁一起共事,而是面对一个全新的过程你需要面对的未知的挑战和需要持续的连续几十个小时工作的情况。也许你会认为我在危言耸听,但是真正的创业者就是这样的,因为多数的时候我们都很难遇到这样的人,即便我们都是创业者。

作为一个80后,很多人很难想象,我曾经饿过肚子,没有饭吃。那是92年,因为我哥哥和妹妹相继去世,对父母的打击特别大,父亲一气之下搬了家,对于一个农村的家庭,向来有搬一搬三年穷的说法,我们也没能幸免。曾一度一个月的时间没有饭吃,靠每天的零工来度日,特别像昔日的上海滩。阴差阳错,因为这件事情让我吃了非常多的苦,受尽了非常多白眼和讥讽,而且比同龄的孩子晚上学了3-4年,但是当我在22岁踏进大学的那一刻,我知道以后的路要重新走了。

看到这一串的名字,我想凡是连续创业者,凡是遇到困难的创业者都会有深深的思考和叹息,但是今天我希望对此泼几盆冷水,以此代表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的态度:

在创业的过程里,我经常积累和学习各种商业模式以及背后的资源,改变最大的是,之前我一直做主要负责人,创始人CEO,但是为了能够更好的带领团队和完善自我,我调整自己合伙创业,让自己成为需要和别人协调沟通的角色,这样可以更好的看清自己的适合角色。

2016年6月29日,天涯社区副主编金波,因疾病突发在北京不幸去世,年仅34岁;

后来,我深刻的总结我的创业过程,我发现我因祸得福,也因为自我的不断修正才得以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