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人物-三国战事

 风云人物-三国战事     |      2019-12-01

我去送筱筱,抢过她的大箱子,大箱子的轮子有些问题,一路上走得磕磕绊绊,看她走进进站口,担心她这一路的艰辛,拖着两个箱子,人潮拥挤的火车站,到达恩施以后,还要转车。筱筱进站前,告诉我,应该去哪里坐公交。写到这里,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傻子。我是个路痴,又很懒,平常和她们一起出去,我基本不需要用脑子。她们查路线,她们打车,她们点餐,而我只需要带上我自己。对于一个路痴来说,最好的回答:“你在哪儿,不要动,我去接你”。

图片 1

找到公交车站,风吹着,下着雨,一切都是离别的气息,等了半天的777,都没有看见影子。突然想起,以后可能也不会坐777了,看到777都有些亲切了。上次在火车站坐777,还是和小妹一起,我们从火车站出来,怎么都找不到公交站,拖着箱子,看着公交车一辆辆从身边过,就是不停。后来,我们回学校就不再选择这个火车站了。我和小妹总是约着回家,约着一起来,但总是坐不到一起,上次好不容易买到了一起的座位,却因为临时有事,没能一起来学校。小妹说:“三三,以后和你一起回家的机会越来越少了。”等到了今天,才发现,一起回家的机会,几乎没有了。时间就那样悄无声息从指间滑落,我们都知道,都想停留,可是再回首的时候,不过是目送归鸿。

图片 2

可以写的事有那么多,这只是2018年的短短几天,已经有了以上这些文字,可以诉说的,更多的温暖在心中,如何全部说得完。

青菜合渣

1月3日,我要去参加招聘,自己平常喜欢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素面朝天惯了,根本不化妆。后来我的妆是蕾蕾和茶茶帮我化的,坐在那里,感觉自己像个小公主,说觉得自己很失败,什么都不会。她们又在那里安慰我。筱筱陪我去参加了招聘,走在路上,筱筱语重心长地和我说:“以后不要那么小心,站在那里,要落落大方一些。”这些年,她们确实将我宠成了小公主,让我的白痴技能一点点升级,出去吃饭的时候,她们点菜,我坐在那里不说话,却是个点菜杀手。只听得她们说“三三不喜欢吃鱼,三三不喜欢吃羊肉……” 衣服上的挂饰掉了,我要拿出去补的时候,茶茶说:“我来给你补”。看着她拿出针线,耐心地给我补衣服,没有人能想象,这是那个像风一样的女子,那个学生会主席,那个走到哪里,似乎都有人个和她打招呼的学校风云人物。

以前回恩施国庆节和中秋节总是隔几天,带着几许遗憾与中秋节擦肩而过,今年的国庆节和中秋节连在一起,却无法陪婆婆过节。人生总是充满着遗憾,有的人想着节假日出去旅游,有的人感叹节假日怎么过,而我却想着,什么时候我和老公带着儿子还有我的父母一起回恩施,过一个阖家大团圆的中秋节呢?!吃包谷饭喝合渣,品尝我做的月饼,满堂欢笑,花好月圆!

我们,大四了。

图片 3

后来坐在那儿,翻学院老师的说说,有趣的就讲给大姐听,笑了一阵,大姐小声说:“怎么办,以后这些笑话,都没有人能听懂了。”是啊,只有我们知道这些笑话的笑点在哪里,我说:“没事啊,以后你就说给我们听嘛!”

凤头姜

一个陈述句,而不是一个问句。我们都明白的事实,“离别”在这个句子背后叫嚣着。我们都在努力回避这个话题,有着有太多的记忆,却在一瞬间仿佛全部都模糊,留下的就是现在的默契,千头万绪的回忆在脑海中交错,根本不能有条理地梳理,那就任其流淌于笔下。

古往今来,人们常用“月圆、月缺”形容“悲欢离合”,而现实生活中,两地分居的亲人们,却因某些缘故无法团聚,只好以一轮明月寄托思念,毕竟“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是人类最美好的心愿!

心里已经了然那一场不可避免的离别,突然发现无处不是记忆,一辆公交车,一条路线,都变得熟悉亲切。这世间的城市,世间的事物大多相似,这意味着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想起,一阵风吹来,一场雨落下,一辆公交车呼啸而过,都有着过去的烟火。曾经很喜欢张嘉佳的一段话,“无论你走到哪里,回忆都会生长成背景,不可抗拒。海浪声永不停歇,像无数人在说我爱你,其中有我一句”。

金翡翠冰皮月饼

在我们的故事里,我们发生着各种各样的变化,脱单,遇到喜欢的人,受到各种各样的打击,所有我们以为会发生和不会发生的事都发生过,但还好,我们一直都在。一起欢笑也好,一起哭泣也好,谢谢身边一直有你们,永远最好的我们。

小叔子一家人“十一”到武汉旅游,抽空来家做客,给老公带了一罐凤头姜,说是出门前妈妈委托他带的,老公心里暖暖的,赶紧问小叔子:妈妈身体还好么?小叔子感叹,妈妈这几年身体还好,就是精神稍差点,总是唠叨着你们什么时候回恩施,她老人家想念大孙子咧!

故事从此开始,记忆的碎片遍布在思绪和城市的各个角落。在KTV包夜,凌晨出来,一起压马路,在寝室煮火锅,一个小小的锅,边吃边等,煮一晚上,都不会觉得无聊。失恋了,约着一起喝酒,碰上渣男,全寝一起愤慨,然后集体讨伐。遇到喜欢的小哥哥,一起出谋划策。睡前的卧谈会,越说越清醒。一起翘课,帮忙签到,一起逛街,看电影,无数次的聚餐…

图片 4

2018年1月6日星期六,今天筱筱回家,拖着两个箱子,不是她有着太多东西,那些东西,她要是不想带也可以。她想的是,明年来的时候,能跟我们带来更多好吃的特产。这个傻姑娘,在一个下雨的天气,拖着两个箱子,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她是恩施人,恩施有着许多好吃的特产,她每年都会给我们带。想起每年开学的时候,寝室就会汇聚各种特产,那时候我们总是感叹,我们寝室一断粮,谁都没有钱,什么也没有吃的,一有吃的,大家都有吃的了。有时候觉得很奇怪,寝室有什么吃的,大家抢着一起吃,总觉得吃不饱,却又特别好吃,但我一个人吃,却又觉得没有那么好吃。

辣子合渣

回到学校,打开门,大姐蹲在地上听歌,开门的那一瞬间,我们都呆愣在那里,寝室那么大,她一个人在那里,然后我们都笑了。这场景,像极了我们第一次见面,大一的时候,我推开门,大姐长发披肩,站在门口,笑意吟吟地看着我,那时候,寝室的一切对我还没有任何意义,现在我推开的是家门。

为了让我吃上满意饭菜,婆婆拿出看家本领,做土家合渣,并迎合我的口味,把酸辣改良成清淡味道。合渣具体做法不得而知,只知道把黄豆浸泡,磨成豆浆,过滤,把豆腐渣在油锅里炒,在加水煮沸,淡黄色的豆腐渣,飘着菜叶碎,像极了青菜粥。土家人饭后爱喝一碗合渣,那味道实在是特别,青菜的清淡和黄豆的乳香,别有风味。婆婆说别小看这碗合渣,当年可是救命的粮食咧,我们土家儿女就是吃包谷饭喝合渣长大的。再后来回恩施小住,学着老公样子,舀一碗合渣,放点酸汤或者辣椒,看着粗糙,但就是这种汤汤水水的特色,喝一口,哧溜哧溜,极易下喉。

1月5号,武汉终于在各地相继落雪的千呼万唤中迎来了初雪,我在朋友圈写“武汉,下雪了。”武汉这个城市和雪联系起来,是值得纪念的事,茶茶是北方人,自然是见惯了北方的雪,然而这几年,她几乎没有在武汉看过下雪。我们终于可以一起在武汉看下雪了。那一天,大概十分钟前,小妹站在窗前,说好希望下雪。过了一会儿,只等得小妹从门外冲进来,大叫着“下雪了!”站在窗前,雪花一片片的,居然不是意思意思的小雪子。茶茶说:“以前不能理解南方人看到雪,为什么那么激动,现在我在南方看雪,好像也很激动啊!”窗外不断有人大声说着“下雪了……”雪静静落着,一如岁月寂静无声。

榨广椒炒鸡蛋

我多么想拥有超能力,能够凝固时间,然而我没有,我也不能,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记录,回忆,翻看以前的说说和照片,或笑或哭。一个日渐熟悉的夜晚,我们的第一次卧谈,说出了彼此的生日,按年龄排列,大姐,筱筱,三三,茶茶,蕾蕾,小妹。从此,在大学里,我成为了三三,我们约定,在以后的日子,这种爱称将成为一种暗号。

远在恩施的婆婆又何尝不是这样呢?犹记得去年我们从武汉坐高铁回恩施,婆婆半个小时打来电话,问我们到哪里了?显得特别焦急。回家后,她满肚子话要对我们说,却不知道说什么,老公耐着性子听她东拉西扯,儿子说奶奶好啰嗦,一句话要重复几遍。我和婆婆终归不是母女,有些话她更喜欢和老公说,静谧的夜晚,老公和婆婆坐在客厅里,开启了母子两聊天,婆婆说:你工作再忙要注意身体啊!老公答:我晓得。母子俩一问一答谈话,听得让人忍不住笑。我理解婆婆的心思,老公是“少小离家老大回”,几年才回去一次,聚少离多,好不容易见面了,人多时又插不上话,只有在安静的夜晚,母子相看两不厌,婆婆两眼盯着老公,认真听老公谈事业谈个人发展,真是看花满眼泪,老公谈到在外打拼不易时,婆婆眼眶红起来,有些歉疚对老公说,你在武汉我帮不了你什么,只能靠你自己努力咧!

大姐温柔而又善良,前几天,我们一起看韩剧《不是机器人》的时候,我转过头,对大姐说:“你就像智雅一样”。大姐开心地笑了,她的眼睛特别大,有许多人都说她像迪丽热巴,不过我们总是在寝室里,说她是牛眼睛的赫拉。小妹这时候走过来,一脸嫌弃地看着我们,“你们能不能不要说些违心的话。”然后我就和大姐就一副情比金坚的样子看着她,她无奈转身,叫蕾蕾和她一起打王者。那一天,寝室的气氛就像过年一样,看剧的看剧,打游戏的打游戏,因为要组团,小妹和蕾蕾还跑到隔壁寝室去打,寝室要熄灯的时候才回来,我们都笑她们。“你们两个像出去打牌了一样。”哪知道,两个人回来,又在寝室开了一局。

婆婆做的凤头姜

我走进寝室,对大姐说:“让我提前感受一下离别,这一次就让我送你们每一个人离开。”大姐笑着说:“这算什么,因为大家都知道,大家还是会回来的。”是啊,大家还是会回来的,然而下一次,就再也不会回来。大姐有一天在深夜对我们说:“毕业的那一天,我一定不要最后一个人,我怕自己哭晕过去”。我想,那时候,还是让我来送别,将她们每一个送走,然后像现在一样,一个人坐在寝室,慢慢回忆。

图片 5

我们已经好久没有如此闲适的时光,之前寝室考研,考公务员,找工作,每个人都是早出晚归的。想起考研的前一天,我和大姐要去别的学校去考,也是拖着箱子,小妹说她突然觉得有些难过,然后茶茶说:“我们来拍照吧!两天后,我们就是全新的自己”。当时觉得考研是跨不过去的坎儿,吃不下饭,睡不好觉,现在这不过是几天前,一件平常的事。当时考完,晚上和大姐回到寝室,我坐在那里,一个人慢悠悠地说:“终于结束了,我可以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了。”大姐说:“你一直吃不下东西,我们都好担心你,怕你身体撑不过去。”温暖的感觉在心里蔓延,想起她们告诉我要多吃清淡的东西,买的水果和红枣,拼命往我手里塞,想起茶茶每天问我,又没有好一点。

宣恩火腿片

图片 6

晚上回家时,天空下起小雨,辞行前妈妈塞了满满一大袋菜,说是亲戚自家种的蔬菜,多吃无公害绿色蔬菜对身体好。我要爸妈早点休息,可他们非要下楼送我们,妈妈打着伞立在拐弯路口,爸爸淋着雨指挥老公倒车,等车开出很远后,我回头看到爸妈还站在那里,目送着我们走出小区大门。直到他们的影子越来越模糊,我想起了龙应台那句话:很多时候不是我们去看父母的背影,而是承受他们追逐的目光,承受他们的不舍,不放心的,满眼的目送。

凤头姜是恩施特产,因其形似凤头而得名“凤头姜”,味道脆嫩多汁辛辣适中。记得第一次回恩施探亲,离中秋节还差几天,婆婆兴高采烈,为了迎接我的到来,她准备很多恩施特产,有宣恩火腿,莼菜,土家腊肠,还有风靡一时的恩施掉渣儿饼。婆婆做的恩施小面,又麻又辣,我吃了两口辣的满脸通红汗流浃背,又不好意思说不好吃,就把面条倒在老公碗里,婆婆瞧见了操着恩施话问老公:她啥不吃我做的饭菜?老公正吃的带劲,头也不抬说:她不吃辣的。婆婆一下子慌了,手足无措道:那啥办啰!说完又跑到厨房做了一碗清汤挂面,清汤挂面味道淡淡的,蘸着凤头姜辛辣和泡包菜酸辣,榨广椒炒蛋的醇香,我居然吃的有滋有味。

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随着归期愈来愈近,婆婆在剩下两天内更加忙碌,把年前做的腊肠捆好,宣恩火腿切块打包,跑到亲戚要个大罐子,专门用来装凤头姜和泡包菜,婆婆准备的礼物太多了,又不能辜负她的一片心意,只有快递到武汉,尽管快递运费不便宜。离别前,婆婆黯然不语,我和儿子归心似箭,老公装着没事整理箱子,出门时,婆婆哭了,哽咽道:你们回武汉后给我打个电话报平安。我安慰着婆婆,妈妈你放心,我们明年在回来看您,婆婆拉着我的手,眼泪止不住掉下来,说不出话来。说这句话时我心里有些发虚,每次离别都搪塞婆婆,说明年回来看你,事实上回来的次数屈指可数。

小叔子告辞前再三问我们什么时候回恩施?老公歉意的说,今年没时间了,看明年春节有没有时间回去看老娘,小叔子脸上略微失望。送走小叔子后,老公拨通婆婆的电话,汇报今天与小叔子会面情况,谈的很开心,直到婆婆手机没电才中断。老公看着茶几上的凤头姜,傻傻的坐着,还沉浸在与婆婆通话中。

原本计划国庆长假回恩施看婆婆,陪她人家过中秋节,结果儿子学校要连续上4天课,我和老公要值班,计划泡汤。“十一”前老公打电话告诉婆婆不能回来了,婆婆表示理解,并没半分埋怨。十月二号回娘家,妈妈拉着儿子不停问,你最近学习辛苦想吃什么跟姥姥说?爸爸则是在一旁手忙脚乱削苹果,切橙子。看着爸妈忙前忙后张罗着,我突然想起远在恩施的婆婆,今年的中秋节,她又是一个人孤零零度过了。

图片 7